简体首页 马氏文化 马氏新闻 历史人物 邯郸风貌 文化交流 当代精英 公告通知 组织机构 资料介绍
 
类别:当代精英 来源:人生百科 作者: 編輯:悠悠 更新日期:2017-8-3 阅读次数:243


國寶級專家馬偉明院士的內部演講!(含淚看完的)


       剛剛,我軍新設立“八一勳章”並組織了首次評選,目前初步候選人已經產生,排在第一位的,赫然是馬偉明!他才是中國真正的“明星”!每天可為祖國省下上百億,是中國真正的“明星”!



輕傷不下火線


       “八一勳章”是軍隊的最高榮譽,是授予在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推進國防和軍隊現代化建設中建立卓越功勳的軍隊人員!

傳奇般的經歷:


       34歲被破格提拔為教授;41歲成為中國工程院最年輕院士;42歲晉升海軍少將;

卓越的成就:


       1、電磁彈射。大家所熟悉的馬院士最突出的貢獻是電磁彈射,在零基礎的情況下,面對外界的嚴密封鎖,馬院士帶領他的團隊獨立攻關,在2008年就完成了電磁彈射原理樣機的科研攻關,並成功進行了試驗!讓中國成為繼美國後第二個在該領域取得巨大成就的國家!

       2、讓科幻武器上艦。電磁、鐳射武器通常出現在科幻文學作品中,但是馬院士說他正在解決這些高能武器上艦的問題,這句話讓歡心的軍迷奔相走告,也讓暗中的敵對勢力膽寒,這電磁大炮打得遠不說,破壞力簡直可以用恐怖來形容,而更壞的消息還在後頭。

       3、艦艇動力的第三次革命。在科學界,綜合電力系統被稱為是艦艇動力從人力、風力到蒸汽動力再到核動力之後的第三次革命。

可以看到,目前我們的052D等大型軍艦仍然採用的是主燃氣機作為核心動力,這樣的艦艇在面對全電系統的艦艇的時候,絲毫沒有優勢!為了海軍解決這塊心病,馬偉明下了“哪怕少活十年,也要攻下特種電力技術難關!”的決心!

       他帶著團隊,夜以繼日地研究中壓直流綜合電力系統,歷時5年,全部攻克43項核心技術,揭開了我國艦船動力從傳統機械方式向全電力方式轉變的序幕。這項技術的攻克,也讓潛艇的靜音技術上了一個大臺階。

       馬偉明院士,名副其實的“國寶級專家”。下文是他在榮獲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時的獲獎感言,讓每一位中華兒女震撼!


尊敬的各位領導,同志們:

       我是一名軍隊的普通科技工作者,我叫馬偉明。今天,我的心情十分激動。回顧近30年的科研創新之路,我深深體會到,作為黨和軍隊培養的院士,必須以提高國家核心競爭力、軍隊戰鬥力為己任,以打贏未來戰爭為目標,勇於擔當,敢為人先,全身心投入科技創新實踐,才能真正實現自己的人生價值。



       “一個國家的科技競爭力決定了其在國際競爭中的地位和前途。”誰搶佔了自主創新的先機,誰就能在激烈的競爭中勝出。

       我們知道,核心技術是買不來的,我國的現代化進程長期受到西方國家的技術封鎖和制約。上世紀90年代初,我國研製新型常規潛艇,需要進口高效能的十二相整流發電機系統。在與外商的技術談判中,我們提出該型電機系統存在“固有振盪”問題,對方卻不屑一顧,傲慢地聲稱他們的產品不存在問題。

       這件事對我刺激很大,沒有科技的強大,中國就談不上真正強大,而科技的強大是多少錢都買不來的,唯有靠中國人自己發憤圖強,真正掌握核心技術,才能在世界高技術領域佔有一席之地。我們用僅有的3萬5千元,造了兩臺小型十二相電機,在洗臉間改造的簡陋實驗室裏開展研究。

       1800多個日日夜夜,我們反復試驗,拆了裝,裝了拆,測量、記錄、分析,僅實驗記錄和報告就堆了半間屋子。在對數十萬組數據綜合分析的基礎上,我們終於查明原因,成功研製出帶整流負載的多相同步電機穩定裝置,發明了帶穩定繞組的多相整流發電機,從根本上解決了“固有振盪”難題,此項發明榮獲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




       當我再赴該公司驗收設備,指出該類電機系統存在的設計缺陷時,外方首席專家還狡辯:“你的理論太離奇,我們聽不懂。”說完轉身要走。當時一股熱血直沖頭頂,我強壓怒火,直視對方,一字一板地說:“先生,我們是在討論科學,你不懂,我可以免費教你!”外國專家一下子就懵了。

       當他們從世界專利索引上證實“帶整流負載的多相同步電機穩定裝置”是由我發明的,又提出“私下交易”,要我幫他們解決“固有振盪”。我對他說:“專利技術是有價的,它不僅屬於我個人,更屬於我的祖國!”

       此後,這家公司不得不將原來視為核心機密的整套設計圖紙送我們審查,並花高價購買我們的專利。從對我們進行技術封鎖到向我們購買專利,從對我們傲慢無禮到請求我們解決技術難題,這件事說明,中國人完全有能力趕超世界先進水準!

二戰以來,各國海軍一直致力於高性能潛艇的研製。但由於潛艇空間狹小,承載重量受限,為其提供體積小、重量輕、容量大、效率高的交直流電源,一直沒有理想的解決方法。當我們率先提出用一臺電機同時發出交流、直流兩種電的設想時,電機界普遍認為,這是天方夜譚。




       搞技術創新,就是要人無我有、人有我優。經過充分論證,我們首次提出電力集成的技術設想,經過16年刻苦攻關,終於研製出了世界上首臺交直流雙繞組發電機系統。

       該產品2002年通過鑒定,正式生產裝備部隊。從此,中國潛艇真正擁有了中國人自己設計製造、並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中國心”!

       受此鼓舞,我們馬不停蹄,集中力量,向第三代集成化發電系統的研製發起全面衝擊,多項關鍵技術被突破,3兆瓦級高速感應電機系統很快研製成功。這一創新成果先於美國研製成功,幾步跨越確立了我國在該領域的國際領先地位。




       在電機研製過程中,我們注意到中國風力發電的主要設備還被國外壟斷著,我國為此付出昂貴的購買費用。我們決心利用已經掌握的相關技術,主動作為,打破壟斷。

       經過兩年多努力,成功研製出大功率風力發電變流器,其性能指標均優於國外同類產品。消息一經公佈,立即在世界上引起強烈反應,一颱風力發電變流器對中國的銷售價格,從230萬元一路跌至90餘萬元。這項技術對於我國新能源的開發利用具有劃時代意義,國家發改委特將我們研究所確定為國家新能源接入設備研發實驗中心。

       三代新型供電系統電機和風電關鍵設備的研製經歷,使我更加堅信,歐美國家在電氣工程領域的壟斷不是打不破的,在核心技術上超越歐美也不是不可能的,落後更不是中國的代名詞,只要堅持不懈的自主創新,不斷提升核心技術的研發能力,就一定能增強國家核心競爭力,實現真正意義上的超越!

       一支軍隊的發展,離不開科技優勢作後盾。在新軍事變革加速推進的今天,誰先搶佔科技制高點,誰就能在未來戰爭中贏得主動。

       我認為,對軍隊來說沒有平時和戰時之分,只有戰爭和準備戰爭之別。而戰場上的勝負,更多的取決於戰爭準備。在新軍事革命挑戰的今天,軍事科技在戰鬥力中的地位和作用更加凸顯。敵我雙方的較量,更多的表現為科技領域的比拼。作為軍隊院士,首先是一名戰士,我深深感到自己的使命高於天,責任重如山。




       艦船綜合電力系統是艦船動力平臺的第三次革命。它將日常供電、電力推進供電和現代高能武器供電三者合而為一,由於取消了傳統的機械推進裝置,從源頭上降低了聲隱身問題的解決難度,同時為電磁軌道炮、鐳射炮等新概念武器上艦創造了條件。

       十幾年前,美、英、法等發達國家就開始研發這一系統,現已進入實船應用階段,而我國新型艦船還未能邁過這道坎。本世紀初,我們聯合國內10多家科研院所和軍工企業,展開課題攻關。

       但是,其中負責一重要分系統研究的單位,幾年來一直沒有突破性進展。本來就比別人落後了20年,如果再停滯不前,差距就越拉越大。

       在普遍認為不可能短時間內取得突破的情況下,我橫下一條心,毅然帶領團隊投入該項關鍵技術研究,不到4年時間,完成了最關鍵的電力推進子系統的理論分析、樣機製造、系統集成以及功能試驗考核,全面突破了新型感應推進電機和新型變頻器的核心技術。這關鍵的一小步,使我國全電化艦船技術整整向前跨越了一大步,一舉趕上世界發達國家的研製水準。

       我和我的團隊秉承這樣一個信念:只要海軍裝備建設需要,再大的風險也要去闖,再硬的骨頭也要去啃,再重的擔子也要去挑。




       某項尖端技術,是近年來世界海軍強國爭相發展的重點領域,是代表未來新型主戰艦船標誌性的核心技術。我們瞄準前沿,主動作為,超前介入,自籌資金對這個專案進行自主研發。

       有人勸我:“一個世界科技大國斥鉅資歷時十幾年都沒有完成的專案,你還要強攻硬上,是不是瘋了?你現在已經功成名就,萬一搞砸了,就可能債務纏身,身敗名裂!”

       我也知道風險很大,但搞科研就得擔風險,國防建設急需,天大的風險也要幹!否則,國家要我們這些院士幹什麼?5年裏,我們不分晝夜地連續攻關,就連大年初一也在實驗室過。遇到的困難不計其數,承受的壓力難以想像,經歷了無數次的失敗。




       在軍委、總部和海軍首長的高度關注和支持下,2008年我們終於研製成功小型樣機,接著又做出了1:1單元設備樣機,突破了全部關鍵技術,實現了與世界最先進技術的同步發展。

       當7位院士、80多位著名專家學者前來參加成果鑒定時,一位白髮蒼蒼的老專家撫摸著樣機,激動得流下熱淚。

       軍委胡主席在反映攻克這一技術難關的報導上批示,要繼續對馬院士的科研工作予以支持。胡主席的親切關懷,使我們團隊倍感振奮,深受鼓舞,大家決心不辜負黨和人民的重托,發揚“兩彈一星”精神,為共和國的國防建設做出新的更大貢獻!

       每一項事業的成功,都離不開核心價值觀的支撐。在充斥著太多利益和誘惑的今天,唯有堅守一份淡泊和清貧,才能潛心攻關克難,勇攀科技高峰。

       我覺得,人是要有點精神的,要有精神支柱,要以當代革命軍人核心價值觀作為支撐。有人說我這個人,人如其姓,是一匹脾氣倔、性子急的烈馬。其實,這個比喻挺好!我心甘情願做一匹駕轅拉套的馬,為了國家利益和國防事業,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有人問我,你最缺的是什麼?我說是時間。與世界發達國家相比,我們很多技術特別是關鍵技術存在著一代甚至幾代的差距。因此,我們必須與發達國家賽跑,與時間賽跑,外國十幾年搞出來的東西,我們必須在更短的時間內,發揮後發優勢搞出來。有人算過一筆賬,一年365天,我們沒有雙休日,沒有寒暑假,基本上是“五加二”、“白加黑”,天天在搞科研,1年頂別人3年。

       2007年,我父親患胃癌到武漢做手術,當時我特別忙,天天在實驗室,把已經聯繫好住院的事忘說了。老爺子見幾天沒動靜,氣呼呼地闖進實驗室,對我吼了起來:“馬偉明,你上不管老下不管小,家裏事不聞不問,你究竟著了什麼魔?”我一聽懵了,這才想起來,趕緊安排送老爺子去醫院。事後我也內疚,感到這些年來對家人確實虧欠太多。

       但我不後悔,強大家、虧小家,是當代革命軍人義無反顧的選擇。




       有人問我,你這麼拼死拼活,究竟圖的是什麼?我回答,我一不圖名,二不圖利,三不圖官,就想實實在在為國家和軍隊做點事。

       我認為,盯著名利,科研之路註定走不遠;盯著權力,科研大門早晚會對你關閉。我和團隊搞了幾十項課題,我從不在別人的科研成果上掛名;我們拿了很多獎,一些人以為我們賺了很多錢,但知情人卻稱我們是“最窮的教授”、“高智商的傻子”。

       說實話,如果我們只想個人發財,每個人都能成百萬富翁、千萬富翁。但作為軍人, 不能只盯商場、忘了戰場,只圖贏利、忘了打贏!有一次,組織上到學校考察幹部,一名首長提名要我當校領導。我當時想都沒想,就婉言謝絕了。我知道自己的舞臺重心在哪里,我們搞科研的人必須心無雜念,遠離功名,沉下心來踏踏實實幹上二三十年,才可能有所成就。




       有人問我,你最擔心的是什麼?我最擔心的是人才斷檔,後繼乏人。我時時提醒自己,生命有盡頭,事業無止境。唯有把培養後人、提攜後學作為神聖職責,我們的事業才能得到延續。

       我也是在組織的培養、師長的教誨、同事的幫助下,一路走過來的,34歲晉教授,41歲當院士。在這裏,我要特別感謝我的恩師張蓋凡教授,他是我軍電機學科的開拓者,我們團隊的創始人。

       7年前,張教授殉職在他鍾愛的工作崗位上。他對我影響最深刻的,就是他的那種“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幹”的人梯精神。我對培養年輕人也非常重視,我希望他們超過我,青出於藍而勝於藍。我給年輕人出思想,出課題,出經費,讓他們在重大課題中施展才華。

       近10年來,我們團隊先後培養了7名博士後、70名博士和116名碩士,連續兩年獲全國百篇優秀博士論文。這些年輕人,不少人在重大科研專案中領銜擔綱,有的已在國際國內科技界嶄露頭角。我把國家“十五”某重點預研專案的關鍵技術,交給年僅23歲的博士生王東組團攻關;把1000多萬課題經費交給趙治華博士搞研究。這些年輕人都不負眾望,幹出了出色的成績。




       在我們研究所實驗大樓前,矗立著張教授的銅像,每次走過銅像前,我都感覺他在慈祥地看著我們、諄諄地教導我們。能夠告慰於恩師的是,我沒有辜負他的期望,為了建設強大的國防,我甘願做一顆鋪路石,為青年英才鋪設通往成功的道路。

       今天,我站在這個領獎臺上,是黨和人民給予我的莫大榮譽,但這一榮譽決不僅僅屬於我一個人。光榮,屬於我們偉大的黨、偉大的軍隊,屬於軍內外為了國家強盛這一共同目標而奮力拼搏的人們,屬於千千萬萬長期在一線默默奉獻的科技工作者!

       謝謝大家!







【目前共有 0 条对该新闻的评论】【查看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