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首页 马氏文化 马氏新闻 历史人物 邯郸风貌 文化交流 当代精英 公告通知 组织机构 资料介绍
 
类别:馬氏新聞 来源: 作者: 編輯:陌歸 更新日期:2017-11-30 阅读次数:191
  

  
“兩國雙園”效應:馬中關係全方位升級




馬漢坤:“兩國雙園”讓馬中關係雙翼雙飛


       馬來西亞與中國自建交以來,兩國關係得到穩步推進。從2012年“兩國雙園”專案落實後,馬中關係始有實質性的飛躍。兩國關係更被中國駐馬大使黃惠康屢屢評為處於歷史上最好的時期。在首相拿督斯裏納吉第三度訪華時,兩國簽署了高達1400億令吉的合作備忘錄和合作檔,其中與“兩國雙園”相關的合同更占了一半的總值。可以說,“兩國雙園”已經成為推動馬中關係的最大推動器,其效應也生髮至馬中兩國的各個層面。

    關注兩國雙園的都知道“關丹速度”這個詞,針對兩國雙園的發展乃至對兩國經貿起到的影響作用,“兩國雙園”的創園董事、馬中商務理事會董事、中馬欽州產業園區合資開發有限公司的副董事長拿督馬漢坤形容為:兩國雙園效應。

    常年穿梭於馬中兩國的拿督馬漢坤,致力於推動馬中商務活動。我國首相對華特使丹斯理黃家定走馬上任馬中商務理事會主席後,馬漢坤也成為理事會的受委董事。馬漢坤,也由此與“兩國雙園”結下不解之緣。          

    《中國東盟商界》訪問團隊就在巴生鬧市中的一棟建築物裏進行專訪。那天,灰濛濛的天空下著細雨,而我們在馬漢坤寬敞的辦公室裏,聆聽他敘說“兩國雙園“的故事,還有他身上流淌著欽州人血液的由來。


“兩國雙園”推動海陸空互通



     在“兩國雙園”建立以前,馬中關係雖然良好,但始終缺乏突破。那時,馬來西亞人前往中國投資額的比例大大高於中國人來馬投資額。而中方在馬並沒有很多大型專案在進行。“馬中兩國光有好的外交是不夠的,雙方在各方面必須有更多的合作與發展。以鄰國新加坡為例,它與中國保持良好關係,並善用政府行為將新加坡的企業帶入中國,反觀馬來西亞政府這方面就有待加強。”馬漢坤錶示。

    在馬漢坤看來,兩國雙園”在這方面就扮演著很好的帶動角色,充分發揮效應,與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相得益彰。馬中兩國之間的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民心相通也因此得到較好的突破。許多中資企業夾著大型專案和資金來到馬來西亞進行投資。

    作為首個馬中互設園區的國家級產業園,“兩國雙園”也是繼中新蘇州工業園、中新天津生態城之後,第三個中國政府與外國政府建設的產業園。為此,“兩國雙園”在兩國經貿活動,尤其是製造業和外資引進方面,扮演著非常重要的帶動作用。借助“兩國雙園”的效應,兩國關係得以提升到一個嶄新的高度,並衍生出了許多利好兩國人民的發展。

    近日成為國內外熱議的東海岸鐵路計畫便是其中之一。馬中關丹產業園與中馬欽州產業園一樣,均以港口為基礎,依託港口實現產業發展與互動,利用關丹港為東海岸經濟特區和馬中關丹產業園打通海上互聯互通。東海岸鐵路計畫將為這片區域開通一條直達吉隆玻和馬來西亞最大貨櫃港口巴生港的途徑。一旦這條鐵路竣工以後,來往的貨船就可以在關丹港卸貨,借助鐵路將貨物運送至巴生港轉運至目的地,省時省力。




馬漢坤感謝欽州市政府為他送院治療時提供的幫助


     馬漢坤錶示,東海岸經濟特區擁有很多資源,但是礙於交通不便,鮮少有企業會在那裏設廠而一直沒有真正的發展。事實上,東海岸的旅遊業和製造業具有很大的發展價值。那裏不但擁有美麗的海岸線,勞資也相較廉宜。東海岸鐵路計畫可以為區域的發展起到關鍵性的帶動作用。“中國很多鄉鎮就是因為高速公路和火車的連接而開發起來。無論如何,以目前的階段來看,來往於關丹港、吉隆玻和巴生港的鐵路效應將會在若干年後才開始顯現。”

    依託 “兩國雙園”理事會作為平臺,馬中政府也積極推動兩國各領域經貿合作,這包括引進IJM(怡保置業)集團入股馬中關丹產業園、廣西北部灣港務集團參股關丹港以擴建港口、廈門大學在馬設立分校和亞洲航空開設吉隆玻直飛南寧的航班等,均與此分不開關系。而目前納入議程中探討的是兩國的檢驗檢疫和毛燕進口事項。


實現毛燕半年內通關


     在最近首相納吉訪華期間,農業部長拿督斯裏阿末沙比裏視察了園區內的國家燕窩及營養保健食品檢測重點實驗室時,該實驗室方面也確認已經做好接收馬來西亞毛燕的準備。農業部也將確保在未來6個月內能夠將毛燕出口到中國目前。這所總值超過2200萬令吉的試驗室已開始運營,作為食物樣品及燕窩檢測中心,確保出口毛燕符合標準。馬來西亞逾萬名燕農將從中受益。

    馬漢坤錶示,“兩國雙園”除了定位於高端行業外,也希望能將兩國的原產品納入其中,如燕窩。當時,“兩國雙園”理事會決定在中馬欽州產業園區設立一個燕窩加工基地,目的就是為了幫助燕農出口燕窩至中國。在黃家定特使等人的努力下,馬來西亞的淨燕已獲得出口至中國。而毛燕有望在未來六個月內完成欽州作為指定口岸的通關工作,為廣大燕農打開了一個新局面。有了欽州的先行先試,一旦一切順利,就會據此延伸至其他口岸。

    他表示,“兩國雙園”理事會相當重視燕窩的課題,這是因為燕窩無需多做宣傳,已為中國市場所接受。此舉也會為國家帶來稅收,讓燕農擁有穩定的收入。“中國早在幾千年就懂得以燕窩進補,所以它比其他保健品更容易攻入中國市場。”

至於整顆榴蓮出口中國事宜,馬漢坤說,目前出口至中國的榴蓮均是冷凍加工。在農業部長最近隨同首相納吉訪華時,會見了相關的官員,表達了希望能在短期內通過欽州口岸將整顆榴蓮出口至中國的事宜。我國農業部長與張曉欽達成協議,從明年開始,欽州和關丹也將會分別主辦“榴蓮節”和“荔枝節”。

    在他看來,產品推銷靠的是品牌效應。目前能生產榴蓮的國家不多,不輕易被其他國家取代,短期內尚無其他可以與馬來西亞競爭。如果目前主打別的產品,則有可能無法很好地把它們帶動起來。因此馬來西亞可以將榴蓮當作一個品牌,並把它引入國際市場。榴蓮在中國具有高人氣和很高的商業開發價值,它可以備用來製作蛋糕、釀酒和保健品。借用榴蓮的名氣,我們也可以把其他本地的產品,如波羅蜜和鳳梨,一起推入中國市場。

    另一方面,根據馬漢坤介紹,一直以來,中馬欽州產業園的定位較高,具有高科技化、低污染、非勞動密集型和集研發的特色。目前,南寧與欽州被定位為資訊港開發的地方,因此中馬欽州產業園在接下來可以進一步探討數碼科技的發展,為電商、大數據等鋪路。

    中馬產業園起步較早,迄今已有四年。馬漢坤說道,的確,中馬產業園的早期開發是非常快,許多基本設施都是段時間內建設起來。中馬欽州產業園在穩步發展中,除了7.87平方公里的啟動區基本上已招商完畢外,其餘約8平方公里區域尚需再加把勁。首相納吉後來在為馬中關丹產業園時,也提出要打造與 “ 欽州速度”媲美的 “關丹速度  ”  。如今,起步較晚的馬中關丹產業園也步入正軌。


一切從馬中商務理事會開始


     馬漢坤是在我國首相對華特使丹斯理黃家定上任馬中商務理事會主席後,受委為理事會董事。馬漢坤因此更為頻密地參與馬中商務,也為他投身於“兩國雙園”的發展開啟了一道大門。

    回顧一切,那時正值2011年的冬天,馬漢坤隨同黃家定出差中國北京。時任中國-東盟中心秘書長馬明強向黃家定和他大力推薦欽州即將要開發的一個產業園區。黃家定和他即更改原定行程,赴往欽州實地考察,並拜會了時任書記張曉欽與相關官員。當時,產業園區是一片尚未開發的處女地,不過其策略性的地理位置已引起眾人的注意:靠近南寧,又有海口之利,更臨近東盟國家。在這次考察中,張曉欽給予他們留下的印象是認真和有魄力,讓他們覺得欽州產業園確實是一個具有髮卡潛能的園區。回國後,黃家定便向首相拿督斯裏納吉彙報此事,即以馬來西亞作為主題開發園區。納吉也給予指示,要求黃家定繼續跟進此事。當時,雙方並沒有提及要將產業園提升至國家級的層面。

     “約莫兩個月後,黃家定和國際貿工部長拿督斯裏慕斯達法、常青集團執行主席丹斯裏張曉卿爵士等人前往產業園區考察時,發現那裏已鋪好了一條道路,鏟平了一大片土地,許多推土機正在運作。這讓我們對園區的進展速度感到非常震撼。”馬漢坤說道。慕斯達法給予的回饋是,政府會支持這個專案,唯必須有企業參與,並要求黃家定物色馬方的開發股東。過後,經過黃家定的周旋,終於定下由常青集團和實達集團挑起這份重任。馬漢坤作為當時實達中國區的董事長,自然的成為這份重任的核心人物。

    爾後,在短短的一年時間內,首相納吉和時任中國國務院總理溫家寶舉行了三次會面,多次就產業園區專案進行交流。2012年底,納吉與溫家寶共同出席中馬欽州產業園的揭碑儀式時,宣佈將園區提升至國家級的層次,並推出與之相應的配套和獎勵。

    在馬漢坤看來,以國家合作的方式推廣園區是有潛能的。“當時我們看到,中國廠家面對成本增加、外國貿易順差和反傾向約束等壓力,在國家政策的扶持下,‘走出去’成了另一個選擇。”後來,我們覺得兩國合作的雙園可以在馬來西亞發展,因此通過黃家定和實達集團的創辦人丹斯理劉啟盛向首相納吉提及在國內設立馬中產業園區的獻議,獲得納吉回答:“Please come to my home state“。        



    作為“兩國雙園”的創園董事和實達集團(中國區)主席,馬漢坤參與了中馬欽州產業園和馬中關丹產業園的建設,也出席見證了兩國領導人為園區主持奠基儀式。如今,實達集團和常青集團仍然是馬中關丹產業園區的合資開發公司之一,至於中馬關丹產業園,則不再由實達集團和常青集團負責開發。談起這段緣由,馬漢坤說道,馬中關丹產業園的中方股方是廣西北部灣港務集團,他們有興趣入股關丹港,希望我們能為他們和IJM安排會談。“我們也認為,IJM和森納美集團在產業園的周邊擁有很多土地,可以為了產業園的後續發展提供支持,因此實達與常青遂將股權分別售賣予IJM和森納美。”


驀然回首:“兩國雙園”天作之合


     一開始,馬中產業園的首選地是巴生穀,畢竟這裏是全馬人口最為密集和最為發達的地區。其次是擁有伊斯幹達經濟特區與鄰近新加坡的柔佛。不過,首相納吉了為了要帶動東海岸的發展,最終將位置敲定在關丹。現在回過頭來看,中馬欽州產業園和馬中關丹產業園顯得非常登對,也可以視作一種巧合,馬漢坤說道。

    首先,中國政府選擇在欽州設立產業園,是因為西部是開發較慢,而北部灣經濟區的設立就是為了帶動周邊的發展,這與東海岸經濟特區設立的目的不謀而合,欽州和關丹皆需政府的大力支持。其

    二,廣西話在廣西壯族自治區得到廣泛的應用,而在馬來西亞,擁有最多廣西人的地方是彭亨州文冬素有“廣西村“之稱,甚至連當地的印裔同胞也會以廣西話溝通。其三,欽州以荔枝聞名,與之相應的則是赫赫有名的彭亨榴蓮。其四,欽州擁有稀有動物中華白海豚,東海岸則有海龜,相互映輝。最後,從欽州港至關丹港的航線是兩國航線中最短的。


流著欽州人血液的馬中商務使者


     對於致力於推動馬中商務活動的馬漢坤而言,回首來時路,於公於私,有兩件事情是讓他印象深刻的。

    在“兩國雙園“和馬中關係方面,首相納吉在南寧與溫家寶總理簽署成立中馬欽州產業園時,委任丹斯理黃家定為首相對華特使,馬漢坤認為這個舉措是非常重要且影響深遠。它為 “兩國雙園”在開發、聯繫乃至於帶動兩國在外交和經濟方面起到關鍵作用。兩國在此之後有如此多的來往和合作,可以說肇始於此。

    於私而言,馬漢坤畢生難為的就是小腸血管爆裂而被緊急送入醫院。馬漢坤回憶當時的情景時,難掩餘悸。約莫2012年7月,馬漢坤出席張曉欽在欽州主持的工作會議。當天,馬漢坤身體出現異樣,但他不以為意,一直堅持會議結束後。臉色發青的馬漢坤再也經不住頭暈的症狀,遂向張曉欽提出到醫院檢查的要求。

    在向欽州人民醫院的院長敘說病情後,馬漢坤當場休克。經搶救,醫生告知馬漢坤他的小腸血管爆裂,導致身體大量失血,所幸及時送院,否則難以回天乏術。醫生更建議馬漢坤必須馬上進行手術。最終,馬漢坤接納了醫生的勸告。

    按程式,馬漢坤必須有親人簽字作證,院方才能為他進行動手術。當時,馬漢坤一個人孤身在海外,妻子又遠在馬來西亞,欽州、南寧與馬來西亞沒直航班機,遠水救不了近火。院方認為,只有欽州市書記才能為馬漢坤簽字。張曉欽聞訊後,特地赴往醫院召開會議,並為馬漢坤簽字。就這樣,馬漢坤在歷經約七小時的手術後,才撿回一條命。為此,馬漢坤更休息了數月,才完全痊癒。

    此後,馬漢坤也被張曉欽戲稱身上流著欽州人的血,是半個欽州人。回想起來,這個經歷可以說是馬漢坤生命中不幸中的大幸。“如果當時我沒去開會,很可能就會留在酒店休息,說不定就從此一睡不醒!”馬漢坤說道。




本社採訪團隊與馬漢坤合影。左起為市場專員陳韻伊、總經理李儷臻、董事總編輯袁源浩和高級記者王康瑋。


進軍中國市場  尋求合作夥伴增贏面


     穿梭於馬中兩國逾20年的馬漢坤,在專訪中也不忘以本身的經驗,對欲進軍中國市場的本地中小型企業給予看法。在他看來,中國市場雖然巨大,但本地企業要從中分享到屬於自己的“經濟蛋糕”並不容易。從早期的情況來看,許多進軍中國市場的本地企業可以血本無歸來形容,成功率不到百分之三,郭鶴年等人就是其中的少數。

    本地企業在中國市場立足,確實很不容易,尤其是市場競爭已越趨激烈,中國企業也感到其中的壓力,馬漢坤說道。中國企業擁有良好的技術和資金,本地企業已在這方面失去了優勢。要進入中國,不能單打獨鬥,最重要的是套人情,借地氣,所以最理想的方式就是要找到合適的商業夥伴,這樣才會為自己增加優勢。




【目前共有 0 条对该新闻的评论】【查看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