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首页 马氏文化 马氏新闻 历史人物 邯郸风貌 文化交流 当代精英 公告通知 组织机构 资料介绍
 
类别:当代精英 来源: 作者:馬汝江 更新日期:2017-12-18 阅读次数:156


一個平凡人,一生不平凡——記譜牒研究學者馬雲鹿宗長


上海:馬汝江


       家譜是一個家族的生命史,是漂泊遊子的心靈港灣,也是中國五千年文明史中最具平民特色的文獻記載,早在商代就有雛形。歷代先賢留下的這一筆飽經歷史滄桑的文化遺產,往往珍藏在於祭祀祠堂裏、農家箱底中,大都深藏民間秘不示人。

       “水通南國三千裏,氣壓江城十四州”;詞人李清照筆下的浙江省金華市,是風雅的人文重地,充滿了濃郁的人文氣息,這裏出土了無數原始文化的遺跡,有著令人驚歎的歷史;作為悠久歷史的見證,姓氏族譜同樣如數家珍。浙江省越國文化研究會理事、浙江省金華市方志譜牒研究會顧問馬雲鹿宗長三十年來熱心研究當地譜牒文化,碩果累累。

       馬雲鹿宗長生於1951年,是浙江金華東陽人;1987年,在杭州只是企業一名普通職工的他開始研究姓氏族譜;1994年,馬雲鹿宗長由於身體欠佳,離崗退養回到老家東陽市,也開啟了他在金華地區研究譜牒之旅。正如列寧所說:“少說些漂亮話,多做些日常平凡的事情”;雲鹿宗長就是這樣一個平凡人,在平凡的人生中,不懈追求,堅守信念,成就了豐富而又不平凡的的人生,彰顯可敬的人格魅力。




       馬雲鹿認為,家譜作為珍貴的人文資料,涉及社會、歷史、文化、人口、經濟、民俗等多方面內容,對開展學術研究、文化交流,有著不可替代的獨特作用。研究譜牒文化,不僅是繁榮學術、弘揚傳統道德文化的需要,也是港澳臺胞、海外華人華僑尋根問祖的橋樑和紐帶,增強民族凝聚力,還能夠促進地方經濟、旅遊、文化的建設。

       雲鹿宗長當年在金華地區走村問鄉調查家譜的時候,唯一的經濟來源就是原單位發放的微薄生活費;為了節省開支,他外出基本上是騎自行車,自帶饅頭當中餐,一天有時要跑七八個村莊,家鄉的熱土留下了他一串串堅實的腳印。查閱家譜時,別人不理解,對他經常發生誤會;有一次他到東陽千祥一帶查閱舊家譜,藏譜人家一口回絕,他軟磨硬泡了半天,以誠心感動了對方,終於看到了有缺損的清代家譜。他覺得,每當看到舊家譜時,原來疲憊的身心立即變得精神飽滿,這是其他任何東西代替不了的特殊力量與情感。

       雲鹿宗長長期以來患有眼疾(左眼高度近視,右眼已殘),他以前輩勤奮學習、艱苦奮鬥、堅持到底的精神為榜樣,走村串戶,訪長尋故,不斷學習、不斷研究和探索。風風雨雨多個寒暑,從似懂非懂的門外漢,成為譜牒研究的學者。

       馬雲鹿說過:“當我體弱多病時,經濟拮据,受到不理解甚至受到人格侮辱時,為了譜牒文化事業,相信困難會過去,凱歌之聲越來越近,在信念的支持下,又投入到繁忙而艱苦的工作中去”。

       為了研究、開發、挖掘並傳播傳統文化遺產,從2001年開始,雲鹿宗長一手創辦了《東陽譜牒》期刊,到2009年,總共出刊了八期;一開始都是他個人自費的,後來才得到政府有關部門的一部分撥款。他多次在浙江東陽以及金華地區牽頭並主持召開譜牒座談會;2005年10月,浙江省圖書館召開了“家譜與中國文化:浙江家譜研討會”,馬雲鹿多年來熱心研究譜牒文化事業的成果廣受矚目。

       美國著名女作家海倫·凱勒有一句名言:堅定的信心,能使平凡的人們,做出驚人的事業。雲鹿宗長先後寫出了《東陽家譜漫談》、《東陽家譜與人物》、《東陽家譜與地名》、《東陽家譜與建築》、《東陽家譜與旅遊》等論文,還編著了《東陽家譜目錄》、《扶風茂陵馬氏史略》、《馬雲鹿譜牒研究文選》等專著。其中《馬雲鹿譜牒研究文選》全書30萬字,是國內首部地方譜牒研究的個人專著,引起很大反響,真是一分耕耘一分收穫。


       《送東陽馬生序》是明代開國文臣宋濂於洪武十一年(1378年)送給同鄉浙江東陽縣青年馬君則的文章。作者敘述個人早年虛心求教和勤苦學習的經歷,勉勵青年人珍惜大好時光,專心治學。該文多次入選初中課本,後人也推崇文中馬生(馬君則)刻苦學習的精神。600多年來,馬君則真名叫什麼,具體是哪個地方人,有什麼事蹟,一直是東陽地區歷史研究者關心的話題。雲鹿宗長根據各種東陽茂陵馬氏宗譜,多方面考查,論證馬君則是馬大同公十八世孫馬從政,東陽市南馬鎮下安恬村人,多年來懸而未決的問題終於水落石出。

       馬雲鹿還提出家譜可以佐證某些行業和風俗在古時候的盛況。例如東陽《雅溪盧氏家乘》記:明代盧氏15世孫盧格(1450-1516年)著有《元宵》、《謝人送燈》、《贈謝侯花燈》等詩文,從中可以反映當時的花燈盛況和元宵節玩龍燈的傳統風俗。

       馬雲鹿對當前續修家譜的熱潮觀點獨到,他分析這可歸納為經濟的穩步發展、寬鬆的思想氛圍和與日俱增的崇祖尋根意識。修譜是重新樹立家族觀和道德規範的途徑,在家族觀念淡化的今天,是值得宣導的。他較早提出了“女性入譜”的想法,覺得這樣有利於體現男女平等、生男生女都一樣的新時代特色。

       面對家譜復興現象,馬雲鹿作為有識之士,也提出了自己的擔憂:1、提起修家譜,都是白髮人多,黑髮人少,年長者勁頭很足,而年輕人不理解;青年一代家族意識的日漸淡漠,是家譜將遭遇到的真正壁壘。2、由於近年來新修家譜主要經濟來源靠族人資助,誰金錢出得多就在譜首刊登全家福或者個人彩照全頁,並立事蹟寫進序文中,以得流芳百世;嚴格講,這大都是吹捧之作,影響了家譜的品質。3、有的修譜時間倉促,內容過於簡單。有些家譜人物生卒時間差錯較大,錯別字多、語句不通。有些修譜作者為了攀附,不尊重歷史,人物張冠李戴,甚至攀附朝廷高官,內容捕風捉影、牽強附會。

       他建議有關部門要適應新時代、新挑戰,指導和引導修譜熱之風,要提高修譜作者的文化知識水準,克服虛榮心,要嚴格鑒別、去粗取精、去偽存真,讓新家譜可信、真實、完整,經得起歷史考驗。

       雲鹿宗長對譜牒研究的孜孜以求得到了海內外專家學者和專業人士的高度評價,新聞媒體強烈關注,政府相關部門也充分肯定。著名歷史地理學家、中國地理學會歷史地理專業委員會主任、浙江大學地球科學系終身教授陳橋驛,浙江省三國水滸研究學會會長、杭州師範大學教授馬成生,浙江省圖書館副館長賈曉東,上海圖書館家譜閱覽室主管陳樂民,以及美國、日本、臺灣的相關專業研究人員,對雲鹿宗長非常贊許。新華社記者餘靖靜先後兩次採訪雲鹿宗長,2005年2月18日人民日報刊登了《古舊家譜發新聲》,也有介紹雲鹿宗長的研究成果;上海文彙報、中國剪報等媒體也報導過雲鹿宗長;他還被當地政府評為文史工作先進個人(2006年)、“全國第二次地名普查工作”先進個人(2013年),2010年5月,馬雲鹿專著《馬雲鹿譜牒研究文選》獲得東陽市第一屆人文社會科學優秀成果二等獎。這些,竟然來自一個流離於體制外的普通群眾,可以說是非常罕見的。

       雲鹿宗長也是中國大陸馬氏聯誼活動的開拓者和組織者之一,他率先在浙江地區成立了馬氏聯誼組織;2006年10月負責組團參加了在江西樂平舉行的第四屆世界馬氏宗親懇親大會,並被推舉為世界馬氏聯誼總會籌委會委員;次年在湖南湘潭召開的世界馬氏聯誼總會籌委會會議上,被推舉為“世界馬氏聯誼總會工作守則”起草小組成員。後來也多次參加世界馬氏聯誼活動。

       為了積極宣傳第四屆世界馬氏宗親懇親大會的成果,擴大馬氏聯誼活動的影響,雲鹿宗長在會後專門寫了一篇文章:《第四屆世界馬氏宗親懇親大會紀實——江西樂平見聞》,全文7600多字;樂平是馬氏先民南遷的主要集居地,也是馬氏文化和馬氏延脈的主要搖籃之一,雲鹿宗長通過樸實無華的語言,向世人介紹了“四馬會”,介紹了美麗樂平蘊涵悠久的馬氏文化。這篇文章在互聯網上引起強烈的反響,很多馬氏宗親收藏、轉發、交流。“四馬會”的熱烈氛圍和積極成果、樂平馬氏宗親的熱情好客、樂平幹部群眾為“四馬會”的無私奉獻,以及垂範後世的馬廷鸞“四留”格言、影響深遠的馬端臨《文獻通考》後來都廣為傳頌;我想,這裏也有雲鹿宗長的一份功勞。

       最近,在一次馬氏聯誼會議中,我遇到了世界馬氏聯誼總會副總會長、江西樂平扶風馬氏宗親聯誼會會長馬火良宗長,世界馬氏聯誼總會常務副秘書長兼總會長助理馬偉宗長,世界馬氏聯誼總會副秘書長、廣東惠州絳帳文化研究會副會長馬貴(繼山)宗長,他們對雲鹿宗長多年來潛心從事譜牒研究讚不絕口,對雲鹿宗長在困難條件下取得的輝煌成果感到由衷欽佩。

       十年前,我在湖南湘潭有幸結識了雲鹿宗長,我很敬重他的研究成果,也很讚賞他的為人,我們也成了經常聯繫的朋友,我也多次收到他寄來的研究作品。2013年夏天,我和他都參加了在廣西南寧召開的一次小範圍會議,由於我們來回搭乘的是同一車次的火車,回來也一起順道遊覽了桂林,近十天的時間我對雲鹿宗長有了更加深入的瞭解。我想,雲鹿宗長雖然是一名普通職工,但他是中華文化的踐行者和傳承者,從他身上可以折射出普通人平凡而又偉大的形象;他潛心譜牒研究的治學精神,樸實厚道的思想品德,他為馬氏聯誼的熱忱奉獻,是非常值得我們大家學習的。現在,由於年齡和身體的原因,雲鹿宗長大多在享受含飴弄孫的天倫之樂,我們很多從事譜牒研究和馬氏聯誼的新一輩對他瞭解不多。為此,我特別花上一些時間,弘揚雲鹿宗長不平凡的人生故事,也衷心祝願他身體健康,快樂永遠。

       雲鹿宗長目前定居在杭州西湖附近,我聯想起南宋傑出詩人楊萬裏的詩句,應該是雲鹿宗長恰如其分的寫照,作為拙作的結尾:

畢竟西湖六月中,風光不與四時同;

       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






【目前共有 0 条对该新闻的评论】【查看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