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首页 马氏文化 马氏新闻 历史人物 邯郸风貌 文化交流 当代精英 公告通知 组织机构 资料介绍
 
类别:当代精英 来源: 作者:編輯:馬松林 更新日期:2018-11-12 阅读次数:59


藝術週刊(開學季)|| 著名工筆劃家,保定青年美協副主席,保定學院美術系副主任、教授——馬紫薇


藝術簡歷


    

   馬紫薇,1968年出生,碩士,現任保定學院美術系副主任,教授。中國工筆劃學會會員,河北省美術家協會會員,北京工筆重彩畫會會員。保定市青年美術家協會副主席。1998—1999年結業於中央美術學院國畫系花鳥助教研修班,師從郭怡宗、趙寧安、張立辰、賈廣健、堯舜熙老師。2012—2013年在天津大學工筆重彩研究所作訪問學者,師從博士生導師劉新華教授。作品被國際友人、河北省首屆紅蜻蜓拍賣會、政府部門、畫廊、個人收藏。多幅作品在專業核心刊物《美術》、《美術觀察》、《國畫家》、《藝術界》、《東方藝術》、《美術嚮導》發表。多篇學術論文在核心期刊發表並主持四項省級課題。多幅作品參加全國及省市級展覽並獲獎。出版專著:《意·趣-----當代工筆花鳥畫創作研究》、《花鳥畫稿》、教材:《寧晉工筆劃》1。高等院校美術教材系列叢書--《工筆花鳥畫教學》。榮獲河北省“三三三人才工程”第三層次人選,“保定市首屆社會科學優秀青年專家”。

    

《年華流轉》


    

《紫薇花開》


藝術隨筆


《花之燦爛》隨筆


   自然界的雜花野草,都體現出了生存的意志與獨特風姿,總能讓我心中產生一種強烈的表達欲望,我對花頭有說不出的一種情懷,一種偏愛,那些以各種各樣花姿綻放著的花朵,以及花瓣隕落時殘剩的花蕊,都透出頑強的生存意志,讓我感動。樂觀的生命態勢讓我的心靈產生強烈的震撼。我想表現生命神奇的軌跡,我想吟頌生命不息的律動!如何把這種感覺,這種生命狀態,這種精神在我的畫面中揭示出來,困擾我很久,我時常對著花凝望,陷入遐想,有時在公園、有時在田野、有時在花市、有時在書中……所以延續《花季系列》進一步展開繪畫創作的思路,截取花頭充滿畫面,誇張花蕊部分,虛畫花瓣部分,精細刻畫花蕊,用飽和的色彩對比,層層暈染使色彩融合,用傳統的團扇和摺扇外形,融入現代理念,強化氣氛的渲染,使作品展示出生命的偉大和長青。

  團扇冊頁畫一直被認為是宋代繪畫的縮影,尤其工筆花鳥畫更是精湛之極。中國繪畫對生命情趣的表現,不同時期表現各異。宋代花鳥畫崇尚詩意的情趣,具有題材廣泛、構圖巧妙、用筆精到、描繪細膩、造型逼真等特徵,單純的畫面佈局和高超的表現技法構成宋人冊頁的靈魂,顯示含蓄典雅的格調和意韻。宋人團扇畫給人最真的感受是用心、用情、用法、用理。而摺扇畫相傳是在宋代由日本經朝鮮傳入,之後很快就與中國傳統的詩、書、畫、印結合起來至明代普遍流行。明清兩代著名的書畫家幾乎都喜歡在摺扇上作畫。這是因為摺扇不僅實用,又是可欣賞卷藏方便的藝術品,所以受到上流社會和文人的喜愛。其特點用筆清勁、灑脫、生動、意趣橫生,靜謐空靈。

  我採用傳統的團扇和摺扇的外形,融入現代構成和色彩理念,希望以此揭示生命的永恆。延續《花季系列》,我在工筆花鳥畫創作中,著重花情態、意態的描繪,在誇張花的物態的同時,更注重色彩語言對畫面精神層面的傳遞,強調色彩要素給畫面情調氛圍帶來的意韻。

清明前後的玉蘭花,尤其被雨水打落後的只剩幾片花瓣,配上生機盎然的暗紅色的花心,枝幹上再零星點綴上嬌嫩的葉子,藉以表達生命的不息和輪回;富貴的牡丹,素逸的芍藥花,也都是我鍾愛的,我總是被它們妍麗濃重樸實的花蕊、花苞、花實所震撼,其嬌豔中帶著強悍的生命寓意,是我描繪的主題;夏末初秋之際,田野中一片片、一簇簇的橘黃中,夾帶著紅色花瓣的日日紅,亮麗的色彩極盡生命的燦爛,黑紫色的粗顆粒的花蕊,飽滿有力,包孕著勃勃生機,透發著一種張力,一種節奏,一種韻律,激起人內心深處的情感共鳴。作品《燦爛》、《輝煌》、 《靈光》、《夢幻》、《流光》、《正果》、《悟道》等就是此情景交融的結果。

  “生如夏花之燦爛,死如秋葉之靜美。”(泰戈爾詩)通過對花詩化式的關注和內心感悟,我終於找到了生命的感性生活的合理的存在方式和理性價值,並通過自己的畫面語言表現出來。具體表現要素為造型和畫面空間單純化。我盡可能排除繁瑣因素,營造一種純淨的視覺效果;力圖創造非客觀性的色彩,以誇張的色調打破司空見慣的尋常色彩關係,形成個性化的形態;突出的光影效果,使畫面顯得勻淨透明,表現出暢言無忌的快樂,使畫面呈現出一種超凡的意境,顯示生命非現實的靜默和超然,透出一份深邃的禪意。



                                             2007年8月紫薇寫於紫香書屋


名家點評


在心靈深處


冀少峰


  在我的印象中,馬紫薇總是操著一口學生腔,走起路來風風火火,做起事來利利索索,說起話來口無遮攔,大有一口氣要把肚子裏的話全部倒出來的架勢,及至十幾年後再見馬紫薇時,她已經成了大學裏的教授了,看來歲月的侵蝕並未給她的臉上留下些印痕,說話的神情表情一如十幾年前,但撲面而來的從容與淡定,自信與自強,已讓你油然感到了一個事業有成的馬紫薇。

  馬紫薇在工筆劃鳥的軌道上一走就是十幾年,其間的苦悶、彷徨、焦慮、失落等錯綜複雜的情節相互交織,構成了馬紫薇十幾年的心路歷程,非置身其間,是不能體味工筆花鳥所帶給她的愛與恨,快樂與痛苦,悲憫與幸福,非置身其間,也難以洞察或體察到她那敏感而細膩,豐富而多彩,又激情飛揚的內心世界。

  探尋馬紫薇的藝術發展行跡,不難發現她一直是在學院藝術的規範裏進行藝術探索。她畢業於學院,如今又置身於學院,學院藝術的標準也就是馬紫薇的藝術追求。但她又不滿足於這種追求,其實她內心的追求,真誠的渴望是透過自然物象的表達來彰顯心靈和自然的溝通;是在追尋時代潮流的變革中人的命運的沉浮與人性的失落,以此來尋求一種自然生命於人類精神的融合,達到一種物我為一的精神境界。由此,不難明白,為什麼紫羅蘭、荷花、玉蘭這些自然界的花草,經馬紫薇那漂浮的能指,卻幻化出如此斑斕而又有無限生機的生命力來。由此,紫羅蘭的柔中不乏剛健,不卑不亢,自信樂觀,極富生命韻律的內涵及倔強而頑強的品性給自然界帶來的生機;荷花的“不蔓不枝,香遠益清,亭亭淨植,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及膾炙人口的“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的孤絕與不同凡響;玉蘭的清純與高潔,為什麼能完美的貫穿在馬紫薇的視覺圖像世界中,為了強化這些視覺修辭,她有意引進西畫對光的運用,也吸收西畫的色彩感覺,西畫的光感、色感和中國畫的線條的有機結合,使馬紫薇的視覺表達既有中國工筆劃的注重韻味,又不乏油畫的厚重感,而亦真亦幻,如夢非夢的超現實之境,更構成了馬紫薇視覺言說的異樣化表達,僅這一小小進步,也不能不讓你心生幾分敬意。

  馬紫薇用工筆花鳥這種感物觀物方式,透過一種對自然界花草樹木的移情,以一種激情的創作和不間斷的努力去謳歌自然的生命之美,並憑著一股對生活的熱愛和對藝術的執著,在工筆花鳥的道路上艱難的探索,正是這種默默的耕耘,使中國工筆花鳥獲得了不斷前行的動力。



                                         2009年4月21日中午13:10於43中


作品欣賞


荷系列


    

《為愛的巡禮》2008年


    

《清氣》


    

慧(66cmx66cm)


    

馬紫薇《荷.合》國畫紙本43X175cmx4


    

馬紫薇《秋荷》國畫紙本 90x90cm


    

馬紫薇《夏荷》國畫紙本90x90cm


    

紙本《穿越》174X136cm 2008年


玉蘭系列


    

67X67cm《春之情懷》系列


    

67X69cm《春之情懷》系列


    

春動(74cmx72cm)2006年


    

國畫紙本《春之情懷二》67x69cm2011年


紫羅蘭系列


    

66X66cm《清韻》


    

馬紫薇《盛世之二》國畫紙本212x106cm2005年


    

馬紫薇《盛世之四》93X180cm


    

《山谷幽香》




【目前共有 0 条对该新闻的评论】【查看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