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首页 马氏文化 马氏新闻 历史人物 邯郸风貌 文化交流 当代精英 公告通知 组织机构 资料介绍
 
类别:馬氏文化 来源: 作者: 更新日期:2011-3-29 阅读次数:2360


馬服君趙奢生卒年之我見


馬國良


    馬服君趙奢是中華馬氏的始祖,河北邯鄲是中華馬氏的祖源地。現存史料對馬服君趙奢的生卒年沒有明確記載,作為馬氏後人,有必要探索發現我馬氏始祖的生卒年,以期體現對我馬氏始祖的尊敬和緬懷。

    1. 現存史料對趙奢的記載

1.1《史記》中有三處

1.1.1《史記.趙世家》記載:趙惠文王十九年(西元前280年),趙奢將,攻齊麥丘,取之。

1.1.2《史記.趙世家》記載:趙惠文王二十九年(西元前270年),秦、韓相攻,而圍閼與。趙使趙奢將,擊秦,大破秦軍閼與下,賜號為馬服君。

1.1.3《史記.廉頗藺相如列傳》記載:其明年(西元前270年),趙奢破秦軍閼與下。趙奢者,趙之田部吏也。收租稅而平原君家不肯出租,奢以法治之,殺平原君用事者九人。平原君怒,將殺奢。奢因說曰:“君於趙為貴公子,今縱君家而不奉公則法削,法削則國弱,國弱則諸侯加兵,諸侯加兵是無趙也,君安得有此富乎?以君之貴,奉公如法則上下平,上下平則國強,國強則趙固,而君為貴戚,豈輕於天下邪?”平原君以為賢,言之於王。王用之治國賦,國賦大平,民富而府庫實。秦伐韓,軍於閼與。王召廉頗而問曰:“可救不?”對曰:“道遠險狹,難救。”又召樂乘而問焉,樂乘對如廉頗言。又召問趙奢,奢對曰:“其道遠險狹,譬之猶兩鼠鬥於穴中,將勇者勝。”王乃令趙奢將,救之。兵去邯鄲三十裏,而令軍中曰:“有以軍事諫者死。”秦軍軍武安西,秦軍鼓噪勒兵,武安屋瓦盡振。軍中侯有一人言急救武安,趙奢立斬之。堅壁,留二十八日不行,複益增壘。秦間來入,趙奢善食而遣之。間以報秦將,秦將大喜曰:“夫去國三十裏而軍不行,乃增壘,閼與非趙地也。”趙奢既已遣秦間,卷甲而趨之,二日一夜至,今善射者去閼與五十裏而軍。軍壘成,秦人聞之,悉甲而至。軍士許曆請以軍事諫,趙奢曰:“內之。”許曆曰:“秦人不意趙師至此,其來氣盛,將軍必厚集其陣以待之。不然,必敗。”趙奢曰:“請受令。”許曆曰:“請就鈇質之誅。”趙奢曰:“胥後令邯鄲。”許曆複請諫,曰:“先據北山上者勝,後至者敗。”趙奢許諾,即發萬人趨之。秦兵後至,爭山不得上,趙奢縱兵擊之,大破秦軍。秦軍解而走,遂解閼與之圍而歸。趙惠文王賜奢號為馬服君,以許曆為國尉。趙奢於是與廉頗、藺相如同位。後四年,趙惠文王卒,子孝成王立。七年,秦與趙兵相距長平,時趙奢已死,……。

1.2《資治通鑒》中有兩處

1.2.1《資治通鑒.卷五》記載:周赧王四十四年(西元前271年),趙田部吏趙奢收租稅,平原君家不肯出。趙奢以法治之,殺平原君用事者九人。平原君怒,將殺之。趙奢曰:“君于趙為貴公子,今縱君家而不奉公,則法削,法削則國弱,國弱則諸侯加兵,是無趙也,君安得有此富乎?以君之貴,奉公如法則上下平,上下平則國強,國強則趙固,而君為貴戚,豈輕於天下邪!”平原君以為賢,言之于王。王使治國賦,國賦大平,民富而府庫實。

1.2.2《資治通鑒.卷五》記載:周赧王四十五年(西元前270年),秦伐趙,圍閼與。趙王召廉頗、樂乘而問之曰:“可救否?”皆曰:“道遠險狹,難救。”問趙奢,趙奢對曰:“道遠險狹,譬猶兩鼠鬥於穴中,將勇者勝。”王乃令趙奢將兵救之。去邯鄲三十裏而止,令軍中曰:“有以軍事諫者死!”秦師軍武安西,鼓噪勒兵,武安屋瓦盡振。趙軍中候有一人言急救武安,趙奢立斬之。堅壁留二十八日不行,複益增壘。秦間入趙軍,趙奢善食而遣之。間以報秦將,秦將大喜曰:“夫去國三十裏而軍不行,乃增壘,閼與非趙地也!”趙奢既已遣間,卷甲而趨,二日一夜而至,去閼與五十裏而軍,軍壘成。秦師聞之,悉甲而往。趙軍士許曆請以軍事諫,趙奢進之。許曆曰:“秦人不意趙至此,其來氣盛,將軍必厚集其陳以待之;不然,必敗。”趙奢曰:“請受教!”許曆請刑,趙奢曰:“胥,後令邯鄲。”許曆複請諫曰:“先據北山上者勝,後至者敗。”趙奢許諾,即發萬人趨之。秦師後至,爭山不得上;趙奢縱兵擊秦師,秦師大敗,解閼與而還。趙王封奢為馬服君,與廉、藺同位;以許曆為國尉。

1.3《戰國策》中有三處

1.3.1《戰國策.趙策》記載:趙惠文王三十年(西元前269年),相都平君田單(齊襄王封田單為安平君,趙惠文王封田單為都平君)問趙奢曰:“吾非不說將軍之兵法也,所以不服者獨將軍之用眾。用眾者,使民不得耕作,糧食挽賃不可給也。此坐而自破之道也,非單之所為也。單聞之,帝王之兵所用者不過三萬而天下服矣。今將軍必負十萬、二十萬之眾乃用之,此單之所不服也。”

馬服曰:“君非徒不達於兵也,又不明其時勢。夫吳幹之劍,肉試則斷牛馬,金試則截盤匜;薄之柱上而擊之則折為三,質之石上而擊之則碎為百。今以三萬之眾而應強國之兵,是薄柱擊石之類也。且夫吳幹之劍材難,夫毋脊之厚而鋒不入,無脾之薄而刃不斷兼有是兩者,無釣、罕、鐔蒙須之便,操其刃而刺,則未入而手斷。君無十餘、二十萬之眾,而為此釣、罕、鐔蒙須之便,而徒以三萬行於天下,君焉能乎?且古者四海之內分為萬國,城雖大無過三百丈者,人雖眾無過三千家者,而以集兵三萬距,此奚難哉!今取古之為萬國者分以為戰國七,能具數十萬之兵,曠日持久數歲,即君之齊已。齊以二十萬之眾攻荊,五年乃罷;趙以二十萬之眾攻中山,五年乃歸。今者齊、韓衛相方而國圍攻焉,豈有敢曰我其以三萬救是者乎哉?今千丈之城、萬家之邑相望也,而索以三萬之眾圍千丈之城,不存其一角,而野戰不足用也,君將以此何之?”都平君喟然太息曰:“單不至也!”

1.3.2《戰國策.趙策》記載:秦攻趙藺離石祁拔,秦攻趙,藺、離石、祁拔。趙以公子郚為質于秦,而請內焦、黎、牛狐之城,以易藺、離石、祁于趙。趙背秦,不予焦、黎、牛狐。秦王怒,令公子繒請地。趙王乃令鄭朱對曰:“夫藺、離石、祁之地,曠遠于趙而近於大國,有先王之明與先臣之力,故能有之。今寡人不逮,其社稷之不能恤,安能收恤藺、離、石祁乎?寡人有不令之臣,實為此事也,非寡人之所敢知。”卒倍秦。秦王大怒,令衛胡易伐趙,攻於與。趙奢將救之。魏令公子咎以銳師居安邑以挾秦。秦敗於於與,反攻魏幾廉頗救幾,大敗秦師。

1.3.2《戰國策.趙策》記載:燕封宋人榮蚠為高陽君,使將而攻趙。趙王因割濟東三城令廬、高唐、平原陵地城邑市五十七,命以與齊,而以求安平君而將之。馬服君謂平原君曰:“國奚無人甚哉!君致安平君而將之,乃割濟東三令城市邑五十七以與齊,此夫子與敵國戰,覆軍殺將之所取、割地於敵國者也。今君以此與齊而求安平君而將之,國奚無人甚也!且君奚不將奢也?奢嘗抵罪居燕,燕以奢為上谷守,燕之通穀要塞,奢習知之。百日之內,天下之兵未聚,奢已即著燕矣。然則君奚求安平君而為將乎?”平原君曰:“將軍釋之矣,僕已言之僕主矣。僕主幸以聽僕也,將軍無言已。”馬服君曰:“君過矣!君之所以求安平君者,以齊之于燕也茹肝涉血之仇耶?其於奢不然。使安平君愚,固不能當榮蚠;使安平君知,又不肯與燕人戰。此兩言者,安平君必處一焉。雖然,兩者有一也。使安平君知,則奚以趙之強為?趙強則齊不復霸矣。今得強趙之兵以杜燕將,曠日持久數歲,令士大夫余子之力盡於溝壘,車甲羽毛衤列敝,府庫倉廩虛,兩國交以習之,乃引其兵而歸。夫盡兩國之兵,無明此者矣。”夏軍也縣釜而炊。得三城也,城大無能過百雉者。果如馬服之言也。

2.趙奢生年分析

2.1《史記.趙世家》記載:趙惠文王三年(西元前296年),滅中山,遷其王於膚施。起靈壽,北地方從,代道大通。還歸,行賞,大赦,置酒酺(pú)五日,封長子章為代安陽君。

2.2《資治通鑒》記載:周赧王二十年(西元前295年),趙主父與齊、燕共滅中山,遷其王于膚施。歸,行賞,大赦,置酒,酺(pú)五日。趙主父封其長子章于代,號曰安陽君。……,主父初以長子章為太子,後得吳娃,愛之,為不出者數歲。生子何,乃廢太子章而立之。吳娃死,愛馳;憐故太子,欲兩王之,猶豫未決,故亂起。

2.3《史記.趙世家》記載:趙武靈王五年(西元前321年),娶韓女為夫人。《史記.趙世家》記載:趙武靈王二十一年(西元前305年),攻中山。趙袑(shào)為右軍,許鈞為左軍,公子章為中軍,王並將之。

2.4《史記.趙世家》記載:趙武靈王十六年(西元前310年),王遊大陵。他日,王夢見處女鼓琴而歌詩曰:“美人熒熒兮,顏若苕之榮。命乎命乎,曾無我嬴!”異日,王飲酒樂,數言所夢,想見其狀。吳廣聞之,因夫人而內其女娃嬴。孟姚也。甚有寵於王,是為惠後。趙武靈王迎娶孟姚(西元前310年)後,與孟姚是很恩愛的,這從其廢長立幼的舉動可以看出。因此,馬服君趙奢生於西元前310年之後的概率很小。

由2.1和2.2可以看出,趙章是趙武靈王長子。由2.3可以看出,趙章生於西元前321年之後,故馬服君趙奢生年應在西元前321年之後,結合2.4,可推測馬服君趙奢的生年在西元前310年之前。

3.趙奢卒年分析

3.1 從1.3.2可以看出

趙奢是反對任用齊國人田單為將的(這足以證明此時趙奢仍然在世),但是,平原君趙勝還是向趙孝成王舉薦了田單,田單為將後,取得的成績在《資治通鑒》和《史記.趙世家》均有記載。《資治通鑒》記載:周赧王五十年(西元前265年),齊安平君田單將趙師以伐燕,取中陽;又伐韓,取注人。《史記.趙世家》記載:趙孝成王元年(西元前265年),齊安平君田單將趙師而攻燕中陽,拔之。又攻韓注人,拔之。

3.2 從1.1.3可以看出,“趙孝成王七年(西元前259年),秦與趙兵相距長平,時趙奢已死。

3.3《史記.趙世家》記載:趙孝成王四年(西元前262年),王夢衣偏裻之衣,乘飛龍上天,不至而墜,見金玉之積如山。明日,王召筮史敢占之,曰:“夢衣偏裻之衣者,殘也。乘飛龍上天不至而墜者,有氣而無實也。見金玉之積如山者,憂也。”後三日,韓氏上党守馮亭使者至,曰:“韓不能守上黨,入之於秦。其吏民皆安為趙,不欲為秦。有城市邑十七,願再拜入之趙,財王所以賜吏民。”王大喜,召平陽君豹告之曰:“馮亭入城市邑十七,受之何如?”對曰:“聖人甚禍無故之利。”王曰:“人懷吾德,何謂無故乎?”對曰:“夫秦蠶食韓氏地,中絕不令相通,固自以為坐而受上黨之地也。韓氏所以不入於秦者,欲嫁其禍於趙也。秦服其勞而趙受其利,雖疆大不能得之於小弱,小弱顧能得之於疆大乎?豈可謂非無故之利哉!且夫秦以牛田之水通糧蠶食,上乘倍戰者,裂上國之地,其政行,不可與為難,必勿受也。”王曰:“今發百萬之軍而攻,逾年曆歲未得一城也。今以城市邑十七幣吾國,此大利也。”趙豹出,王召平原君與趙禹而告之。對曰:“發百萬之軍而攻,逾歲未得一城,今坐受城市邑十七,此大利,不可失也。”王曰:“善。”乃令趙勝受地,告馮亭曰:“敝國使者臣勝,敝國君使勝致命,以萬戶都三封太守,千戶都三封縣令,皆世世為侯,吏民皆益爵三級,吏民能相安,皆賜之六金。”馮亭垂涕不見使者,曰:“吾不處三不義也:為主守地,不能死固,不義一矣;入之秦,不聽主令,不義二矣;賣主地而食之,不義三矣。”趙遂發兵取上黨。

從3.3《史記.趙世家》記載,可以看出:趙孝成王欲取上黨郡,與趙豹(趙孝成王叔叔,西元前272年趙惠文王封其為平陽君。《史記.趙世家》記載:惠文王二十七年<西元前272年>,封趙豹為平陽君)商議,趙豹不贊成取上黨郡;與趙勝(趙孝成王叔叔,西元前298年趙惠文王封其為平原君。《資治通鑒》記載:周赧王十七年<西元前298年>,趙王封其弟勝為平原君)、趙禹商議,均贊成取上黨郡,並派平原君趙勝“受地”,唯獨沒有與馬服君趙奢商議的記載,故可推測此時馬服君趙奢已不在人世。(之所以這樣推測的原因是:西元前270年,閼與之戰前夕,趙惠文王尚與趙奢商議,趙孝成王遇此大事從情理上應與廣大宗室成員商議,馬服君趙奢與趙王室同宗)。

結合3.1、3.2和3.3,可推測馬服君趙奢的卒年為西元前265年至西元前262年之間。

4.結論

    通過對現存史料的歸類和分析,得出如下結論:馬服君趙奢生於西元前321年至西元前310年之間,卒於西元前265年至西元前262年之間,約46歲至60歲。

說明:1、()中內容為作者所加。2、歡迎馬氏宗親交流探討。3、作者聯繫方式:ma_gl2005@sohu.com。




【目前共有 0 条对该新闻的评论】【查看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