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首页 马氏文化 马氏新闻 历史人物 邯郸风貌 文化交流 当代精英 公告通知 组织机构 资料介绍
 
类别:马氏新闻 来源: 作者: 编辑:陌归 更新日期:2016-4-23 阅读次数:2475


重走先祖路马氏文化行之旅纪实


作者:福建漳州马岳平




           暮春三月,正是花红柳绿之时,我们迎来盼望许久的千里祭祖——重走先祖路,马氏文化行之旅.4月9日5时,我动身从闽南家中出发,到漳州火车站坐动车到广东深圳北站,11点31分转乘K80动车晚上19点40分到河北邯郸北站。出发前八日晚,我向这次活动的倡议者,吉林宗亲马世云告知这一情况,并询问住宿地是否按计划确定。世云宗亲回电表示,当地邯郸宗亲会负责人,一再强调一定要准时汽车接送。按时送到住宿地,不得有误。接到这一讯息,我一颗忐忑不安的心略感安慰。我们车票到站时间是7点40分,当时,我图方便取个正数,便向世云说我是8点到站。结果我7点40分一走出邯郸动车站,就发现出口广场有一个身穿迷彩服军装的人(事先约定为了识别,世云他这样穿着),正引着一大群旅客在朦胧的夜色下正急速向一部大巴车走去,我急步追赶人群,向后边的人问你们是不是到邯郸祭祖的马氏宗亲.有人回答是,一听到“是”我一颗悬浮的心便落了下来。踏实多了。我与马世云只是在微信马氏群网上认识,看过相片,但还没见过面。现仔细看那个穿迷彩服的人正是马世云,他被一群人围着边走边说话,我无法靠近他。正当我抬脚欲登上接人的巴士车门时,眼角瞥见巴士车后面,突然急驶过来一部越野小车.急刹车后,司机走过来,向世云喊话:“世云兄,最后到的那位宗亲到了吗”?我急忙回应,是福建的吗,福建的一个人到了。

       “人员全部到齐,你就赶快回去备饭吧”!马世云听到我喊话后,就面向司机喊话。

       司机听到后笑了,挥手向我们致意,然后开车向前急速而去。

       8点30份登车落坐后,清点人数。世云微笑向我走来说:“你就是福建的那位吗,因为电话不通,我们邯郸宗亲会秘书长马强,亲自驾车要专门接你呢?"

       “哦!真是不好意思”,当时我们是特别感动,邯郸宗亲会作风是如此务实,工作是如此扎实,一丝不苟。世云说贵州宗亲祭祖人数是28人,到邯郸东站,宗亲会派一部巴士车等候。福建祭祖人,相差20分钟到,又派一部小车接送。如果当地宗亲会不把祭祖者当家人看,没有一点亲情,绝不会有如此周详的计划安排。

       邯郸宗亲会素来口碑不错,赞誉不少,果然名不虚传。如此宗亲会受人尊敬也是名至实归。
    

         9时正,我们被送到住宿地休息,已有先到的几位湖北、云南和当地宗亲在等候。邯郸宗亲会会长马谦诚,还有马晓波等宗亲会成员向众宗亲一一握手致意,一碗碗热腾腾的饭菜随即端上酒桌。来邯郸祭祖的宗亲都有了回家的感觉。

       10点30分晚宴结束,我稍加洗漱便进入梦乡,半夜被突然叫醒拿身份证,原来贵州宗亲会两个成员,彻夜工作。为全体祭祖者网购明天到陕西省杨陵区拜祭马援庙用的火车票,须用每人的身份证,网购车票后在邯郸宗亲帮助下,又到车站取票口取票,取出邯郸东站G7671到杨陵南站的车票,供明日上午10点26分乘车用。

       4月10日上午7时许,我们从住宿地乘巴士车出发,前往向往已久的紫山祭拜祖先马服君。8时许,马谦诚会长带领我们向始祖上香、祭拜、敬酒。第一次到祖地给始祖上香,我泪水已涌上眼角。贵州马永红宗亲写的祭词,很准确生动的表达我的心情。引用全文如下:


邯郸我们来了

越过云贵高原,穿透中原大地。邯郸我们来了!

紫山我们来了!先祖,我们来看您了!

捧着红红的热土,迎着那暖暖的朝阳,在热情的烈火中,泪水润湿了眼角。

燃一根长香,祭一杯清酒,跪拜在您的面前,回来了,您的子孙们回来了!几千年的梦,今天,圆了、圆了!


       9时许,我们祭祖结束了,马谦诚会长及宗亲会成员,送我们到了邯郸东站上车。10点26分我们30几位祭祖者登上了开往陕西杨陵的高铁,向600公里外的马援故里行驶。    

       下午3点30分,我等一行人顺利到达陕西杨陵南站,并转大巴车前往马融故里绛帐镇,下午4点过,我等到达住地———建忠饭店休息。5时许聚餐,陕西扶风马氏宗亲会马志斌会长,带领宗亲会一行成员来饭店看望我们,并向我们祝酒,一会儿,马援故里毕公村村长等人也来看望我们,整个建忠饭店非常热闹。6时许,陕西扶风县马氏才女——三小校长也来饭店看望我们。也许是天意,这位女校长能歌善舞,可遇到我们贵州祭祖团成员里,也有十位巾帼(马家媳妇、小姑)也个个能歌善舞。真是棋逢对手,整个晚餐变成一个十分快乐的联欢会,非常的热闹。建忠饭店的服务员,个个看得口瞪目呆。这次贵州来的马氏祭祖团,是一支文化素养非常高的团队,女的能歌善舞,男的能诗能文,其中的马列宗亲,昨天在邯郸就将他最近出版的一本诗集签名送给了每一位祭祖者。今晚他出口成诗,当场表演朗诵了他的诗歌,另几位宗亲,也即席郎颂了诗作.赢得人们热烈掌声。晚会高潮一浪过一浪.一顿晚餐从5时开始,直到9时许才结束。

       4月11日8时,我们顺道游览了马融纪念馆。马融纪念馆规模很大,还在建设,我们在馆前合影留了照。
    

         4月11日上午10时许,我们一行到毕公村祭拜马援墓,在祭拜完毕返回的村庄小道上,素不相识的宗亲听说我们是姓马,是来祭拜马援墓的,十分热情的邀我们到其家中叙谈.他们说这村庄的几十户人家都姓马。并诚意留我们吃午饭,由于时间关系,我们谢绝了。临别时,执意要我们每人捎上几个自种的苹果。坐了10来分钟的车,又来到毕公村三马祠堂(马援、马融、马超)祭拜。祠堂看上去简朴而庄严。只见先祖塑像、威严、端庄。庙前安放一张大贡桌,排放了许多果品,庙两边各种了两排风景树,像两列忠诚的卫兵。庙后是个不小的现代化园林。绿意葱葱。我们在毕公村宗亲的引领下,依序上香叩拜了先祖。环望四周,我们对这个地方产生了一股无限的眷念之情。只见庙前有一座精致的古色古香的牌楼。牌楼前,是一个大池塘,池塘四周种满了一棵棵体态丰腴的柳树,暮春三月,柳树绿叶沾满了树梢,春意盎然.在明媚的阳光下,在春风吹动下,时而垂柳依依,时而柳絮漂漂.动静皆宜。宗亲会代表的致词,说到了我们心坎里,我们感到非常温暖:“各位宗亲,你们辛苦了.祖籍地的家人,欢迎你,欢迎你们回家!”真的,我们真的有了回家的感觉的感觉.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回程时间很快到了,我们团队的每个人都怀着赤诚的心捐了一笔香火钱,才安心离开。当我们的脚登上巴士车门时,我们还不时回望这片难忘的故土。

       我们这个团队的发起人是马世云,他来自东北吉林,他每年都来祭拜先祖。半年前他向群里的宗亲发起了这个倡议。他原先的设想,如能招到几个人,有几个旅途作伴者就行了,没料到一下子有这么多人报名参加,真是出乎预料。他最近为了协调进香事宜常忙到半夜,声音略有嘶哑。我是漳州市马氏,在1990年初,家里的族里的长辈把隐藏在旧大厝墙角多年的一本族谱交给我,要我保管。翻开族谱扉页上有四个大字“扶风世胄”我当时,没电脑、没法百度。查新华字典、查成语词典,都搞不明白这四个字的意思,问了好几个人,也都只说,你们马氏是有前程有渊源的家族。后来,我查到了,扶风二字,是个地名,在陕西省。我们马氏先祖,祖地就在扶风,我们就是从扶风一路走来福建的。从此,我就有个念头,找个时间到陕西扶风看一看。

       按计划两天三夜的行程很快就结束了,我们这个团队团员,从职业上说有家庭主妇、有公务员、有老板、有级别比较高的(厅级)离休干部,从年龄上说,有88岁的老人,有未上学的小孩子,这个团队沿途不断扩大。9日晚,到邯郸报到33人。10日早,就又有一批石家庄宗亲加入。11日到陕西毕公村又有来自四川、湖北,和几个东北到西安市工作的马氏宗亲,闻讯自发加入。这些人为什么走到一起呢?是老祖宗的血脉,和一个“马”字之魂把他们牵到一起。正应了那马氏之歌歌词:“天下马氏一家亲。”

       11曰中午.祭祖团返回建忠饭店.祭祖行裎圆满完成.一部分人打道回府,一部分人前往西安,延安旅游.返程路上,有个问题使我困惑.“天下马氏一家亲”这句话,三岁小孩子也会说.但她的内涵是什么呢?天下马氏一家亲,不应仅仅是一句歌词.不应把她当一句外交辞令,也不应仅仅成为一句商业广告词。在新的历史时期,她应有的一个相应的内涵!她正促使我们思考和行动,实践.这正是我们这次重走先祖路马氏文化行之旅的意义。
























【目前共有 0 条对该新闻的评论】【查看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