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首页 马氏文化 马氏新闻 历史人物 邯郸风貌 文化交流 当代精英 公告通知 组织机构 资料介绍
 
类别:马氏文化 来源: 作者: 编辑:陌归 更新日期:2016-5-3 阅读次数:1444


马援的家书家事与国事


马长冰  整理


引言


         马援万万没有想到,他的家书《诫兄子严、敦书》流传出去,竟然引发波浪,影响到自身的命运,家庭的变故,波及东汉王朝的兴衰。本文引用史料,了解马援妻子子女和侄子的境遇,窥视家庭同国家的关系,重点是观察家书对相关人员命运的效影响。

       《诫兄子严、敦书》被人利用,改变了的龙伯高与杜季良命运。此案又牵扯到光武帝的两位驸马窦固和梁松,演绎出东汉几个家族的悲喜剧。百余年间的宫廷风云,宦海浮沉,印证的是马援家书抵万金,乃安身立命之范本,为人处世之鉴戒。
    

(一)受谗蒙冤,亲朋伸冤


         马援当年南征交趾,在前线听说侄儿马严、马敦到处乱发议论,讥刺别人,而且跟一些轻狂不羁的人物结交往来,便立即写信劝诫他们。信中举杜季良之例。杜季良当时正任越骑司马,他的仇人以马援此信为据,上奏章控告他,说他:“行为轻薄,乱群惑众,伏波将军从万里外写信回来以他训诫兄子,而梁松、窦固与之交往,将煽动轻佻虚伪,败乱我中华。”刘秀览此奏章,把窦固、梁松召来严加责备,并且把奏章和马援的信给他们看。二人叩头流血,才免去罪过。结果杜季良被罢官,龙伯高则被升任零陵太守。

       窦固娶光武帝刘秀女涅阳公主而被任命为黄门侍郎。梁松娶光武女舞阴长公主,再迁虎贲中郎将。光武帝死后梁松辅政。

马援一封家书被公开,杜季良被罢官,还得罪了两位驸马。

公元48年(建武二十四年)七月,刘秀传诏:以马援为征南大军主将,以中郎将马武、耿舒、刘匡、孙永为副将。命五人即日率军星夜疾驰南下,赶往五溪平叛。因为南方流行瘟疫,战事不利,耿舒写信给其兄耿弇,告了马援一状。耿弇收到此信,当即奏知刘秀。刘秀就派梁松去责问马援,并命他代监马援的部队。梁松到时,马援已死。梁松旧恨难消,乘机诬陷马援。刘秀大怒,追收马援新息侯印绶。

       马援的尸体运回,草草埋葬。马援的侄儿马严和马援的妻子儿女们到朝廷请罪。刘秀拿出梁松的奏章给他们看,马援夫人知道事情原委后,先后六次向皇帝上书,申诉冤情,言辞凄切。 前任云阳令朱勃也上书为马援鸣不平。

       朱勃书曰:“臣闻王德圣政,不忘人之功,采其一美,不求备于觽。故高祖赦蒯通而以王礼葬田横,大臣旷然,咸不自疑。夫大将在外,谗言在内,微过辄记,大功不计,诚为国之所慎也。故章邯畏口而奔楚,将据聊而不下。岂其甘心末规哉,悼巧言之伤类也。窃见故伏波将军新息侯马援,拔自西州,钦慕圣义,闲关险难,触冒万死,孤立髃贵之闲,傍无一言之佐,驰深渊,入虎口,岂顾计哉!宁自知当要七郡之使,徼封侯之福邪?八年,车驾西讨隗嚣,国计狐疑,觽营未集,援建宜进之策,卒破西州。及吴汉下陇,冀路断隔,唯独狄道为国坚守,士民饥困,寄命漏刻。援奉诏西使,镇慰边觽,乃招集豪杰,晓诱羌戎,谋如涌泉,埶如转规,遂救倒县之急,存几亡之城,兵全师进,因粮敌人,陇、冀略平,而独守空郡,兵动有功,师进辄克。铢锄先零,缘入山谷,猛怒力战,飞矢贯胫。又出征交址,土多瘴气,援与妻子生诀,无悔吝之心,遂斩灭征侧,克平一州。闲复南讨,立陷临乡,师已有业,未竟而死,吏士虽疫,援不独存。夫战或以久而立功,或以速而致败,深入未必为得,不进未必为非。人情岂乐久屯绝地,不生归哉!惟援得事朝廷二十二年,北出塞漠,南度江海,触冒害气,僵死军事,名灭爵绝,国土不传。海内不知其过,觽庶未闻其毁,卒遇三夫之言,横被诬罔之谗,家属杜门,葬不归墓,怨隙并兴,宗亲怖栗。死者不能自列,生者莫为之讼,臣窃伤之。”

       “夫明主醲于用赏,约于用刑。高祖尝与陈平金四万斤以间楚军,不问出入所为,岂复疑以钱谷间哉夫操孔父之忠而不能自免于谗,此邹阳之所悲也。《诗》云:“取彼谗人,投畀豺虎。豺虎不食,投畀有北。有北不受,投畀有昊。”此言欲令上天而平其恶。惟陛下留思竖儒之言,无使功臣怀恨黄泉。臣闻《春秋》之义,罪以功除;圣王之祀,臣有五义。若援,所谓以死勤事者也。愿下公卿平援功罪,宜绝宜续,以厌海内之望。臣年已六十,常伏田里,窃感栾布哭彭越之义,冒陈悲愤,战栗阙庭。”

       书呈上后,报给了皇帝,朱勃就回到乡下去了。

       刘秀明白了马援冤情,命令正式安葬马援,但未洗冤。
    

(二)众女师范,母后表仪


         公元52年(建武二十八年),伏波将军马援的小女儿十三岁被选入太子宫。由于她生性谦恭和顺,对太子的母亲阴皇后服侍体贴,对其她妃嫔诚挚热情,宫中无人不对她称赞,太子对她也是宠爱有加。公元57年(中元二年),光武帝病逝,刘庄即位,谓汉明帝。马氏即被封为贵人。公元60年(永平三年)春,马氏被立为皇后。马皇后一生以俭朴自奉、不信巫祝、待人和善。明德马皇后是中国第一位女史学家,著有《显宗起居注》一书,开创了“起居注”这一史书体例之先声。东汉章帝刘炟即位后,封马氏为太后。马太后亲自撰写《显宗起居注》,丝毫不提及父亲马援及兄长马防的功劳。

       汉章帝请求她说:“黄门舅马防朝夕侍奉将近一年,既没有褒扬显异之举,又不记录他的勤劳,不是太过分了吗!”太后回答说:“我不愿意让后世之人听到先帝多次亲近后宫家属的事情,所以不著录。”

       公元76年(建初元年),汉章帝想给几个舅舅封爵,太后不允许。第二年有关官员为此上奏汉章帝,认为应该依从以前的典章制度。太后下诏说:“所有议论事情的人都是想要献媚讨好我来求得好处而已。昔日汉成帝时曾给王太后的五个弟弟同一天封侯,那时黄雾弥漫,并没有听说有时雨的瑞应。另外田蚡、窦婴这些外戚,倚仗着尊宠和高贵,恣意横行,遭受倾败覆灭之祸,这已经是为世人广为传说的。所以明帝在世时就对外戚的事情小心提防,不让他们占据重要的地位。在给自己的儿子封国时,只让他们拥有楚、淮阳等封国的一半大小,常常说“我的儿子不应当和先帝的儿子一样”。现在有关官员为什么想要拿现在的外戚比先帝的外戚呢!我是天下之母,但身着粗帛,吃饭不求甘美,身边的侍从人员也穿着普通布帛的衣服,没有香囊之类的饰物,这是想以自己的行动来给下面的人做表率。本以为外戚们看到此种情况,应当忧心自诫,可他们只是笑着说太后一向喜好俭朴。以前在过濯龙园时,看到来问候起居的外戚们,携带的仆从众多,可说是车如流水,马如游龙,奴仆穿着绿色臂衣,衣领衣袖色泽正白,回头看看给我赶车的御者,比他们差远了。故意不对他们表示谴责愤怒,只是断绝他们一年的费用而已,希望以此默默地让他们内心感到惭愧,而他们却还是松懈懒惰,没有忧国忘家的想法。了解大臣没有谁能比得上君主,何况是亲属呢?我怎么可以上负先帝的意旨,下损我马氏祖先的德行,而重蹈西京败亡之祸呀!”坚决不允许给外戚封爵。

       汉章帝看到太后的诏书悲伤感叹,又重新请求说:“应趁着三位舅舅都健在的好时机给予封赏,而不可拖延。”

       太后回答说:“我反复考虑过此事,想使之两全其美。难道只是想要获得谦让之名声,而使皇帝受到不对外戚施恩封爵的嫌疑吗!昔日窦太后想要封王皇后的哥哥王信为侯,丞相条侯说受汉高祖之约规定,没有军功的,不是刘氏家族不能封侯。今天我马氏家族对国家没有功劳,怎么能与阴氏、郭氏这些中兴之时的皇后等同呢?常常看到富贵的人家,官禄爵位重叠,犹如再度结实的树,它的根必受损伤。况且人们之所以愿意封侯的原因,无非是想上奉祖宗祭祀,下求温饱罢了。外戚家祭祀所用的是接受四方贡献的珍品,衣食则承蒙有皇家府藏的余资,这难道还不够,而必须要得到一县之封吗?我考虑这件事已经是深思熟虑,不要再有怀疑。所谓至孝的品行,应以安慰双亲为上。国家多次遭受变异之灾,粮价上涨数倍,使人昼夜忧虑惶恐,坐卧不安,而要先去营谋给外戚封侯,违背了慈母的拳拳之心呀!我一向刚直性急,有胸中之气,不可不顺。若是阴阳之气调和,边境清静无争,然后再行皇帝的志向。我将口含饴糖,逗弄小孙子,安度晚年,不能再关心国政了”。

       公元79年(建初四年),全国粮食丰收,边陲也没有战事,汉章帝于是便封他的三位舅舅马廖、马防和马光为列侯。三人都推辞不受,愿意就任关内侯,领受爵号而不受封地。太后听说此事之后,说道:“圣人设置教化,各有不同的方式,这是因为知道人的性情没有人能使它整齐一致。在我年轻力壮的时候,只是羡慕古人青史留名,不顾生命的长短。现在虽然已经年老,还是遵循‘警戒贪得’的古训,不肯滥封亲戚,所以我日夜忧惧如同时刻面临危险,想着自己贬抑谦下。居住不要求安逸,膳食不追求饱足。希望能以这种做法,不辜负先帝的恩宠。我所以要教化劝导我的兄弟,共同遵守这一志向,是想使我在瞑目之时,不再有什么遗憾。哪里料到老来的志向还不肯听从呢?看来是一定要留下千年的长恨了!”她的哥哥马廖等人不得已,接受了封爵后又上书请求辞去官职回家。章帝应允。

       太后对三辅下诏:“马氏家族及其亲戚,如有因请托郡县官府,干预扰乱地方行政的,应依法处置、上报。”马太后的母亲下葬时堆坟稍高,马太后对此提出反对意见,她的哥哥卫尉马廖等人就立即将坟减低。正因如此小心谨慎,所以,在血腥的两汉,马家才没有像其他皇后家族那样遭到灭门之灾。这一切,都得益于明德马皇后的贤淑和清醒。

       建初四年(公元79年)六月癸丑,42岁的马太后病逝于长乐宫,谥曰明德皇后。明德皇后的一生谦逊朴实、知书识礼、明理达义,她的行为举措,对明帝、章帝两朝的政治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因此,被后人敬仰不已。马皇后不但创下了皇后着布衣的范例,还留下了成语“车水马龙”,是历代皇后娘娘学习的表率。《后汉书》如此评价她:“后时年十岁,干理家事,敕制僮御,内外咨禀,事同成人。”《续列女传》称赞她“在家则可为众女师范,在国则可为母后表仪”。
    

(三)尽心纳忠,识时自保


         马援长子马廖字敬平,少以父任为郎。明德皇后既立,拜廖为羽林左监、虎贲中郎。显宗崩,受遗诏典掌门禁,遂代赵熹为卫尉,肃宗甚尊重之。

       时,皇太后躬履节俭,事从简约,廖虑美业难终,上疏长乐宫以劝成德政,曰:“臣案前世诏令,以百姓不足,起于世尚奢靡,故元帝罢服官,成帝御浣衣,哀帝去乐府。然而侈费不息,至于衰乱者,百姓从行不从言也。夫改政移风,必有其本。传曰:“吴王好剑客,百姓多创瘢;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长安语曰:“城中好高髻,四方高一尺;城中好广眉,四方且半额;城中好大袖,四方全匹帛。”斯言如戏,有切事实。前下制度未几,后稍不行。虽或吏不奉法,良由慢起京师。今陛下躬服厚缯,斥去华饰,素简所安,发自圣性。此诚上合天心,下顺民望,浩大之福,莫尚于此。陛下既已得之自然,犹宜加以勉勖,法太宗之隆德,戒成、哀之不终。《易》曰:“不恒其德,或承之羞。”诚令斯事一竟,则四海诵德,声董天地,神明可通,金石可勒,而况于行仁心乎,况于行令乎!愿置章坐侧,以当瞽人夜诵之音。”

       太后深纳之。朝廷大议。辄以询访。

       廖性质诚畏慎,不爱权势声名,尽心纳忠,不屑毁誉。有司连据旧典,奏封廖等,累让不得已,建初四年,遂受封为顺阳侯,以特进就第。每有赏赐,辄辞让不敢当,京师以是称之。

       马严字威卿,幼年丧父,他喜欢击剑,学习骑马射箭。后随平原杨太伯求学,专心攻读经籍,能通晓《春秋左氏》,又读了各家之书,于是和贤才交往,京城名家都器重他,认为他与众不同。担任郡中督邮时,叔叔马援常常和他商议事情,把家里的事也交给他处理。叔父马援的女儿被立为明德皇后,马严就闭门谢客以自保,后来还是担心会招来讥议嫌恶,就又搬迁到北地,断绝与宾客交往。永平十五年,皇后命令他迁居洛阳。显宗召见,严进对闲雅,意甚异之,有诏留仁寿闼,与校书郎杜抚、班固等杂定《建武注记》。常与宗室近亲临邑侯刘复等论议政事,甚见宠幸。后拜将军长史,将北军五校士,羽林禁兵三千人,屯西河美稷,卫护南单于,听置司马、从事。牧守谒敬,同之将军。敕严过武库,祭蚩尤,帝亲御阿阁,观其士众,时人荣之。

       肃宗登位,征召他任命他为侍御史中丞。这年冬,有日食的灾祸,马严上密奏说:“臣听说太阳是众阳之首,日食是阴气侵袭阳气的征兆。做君王的是代替上天来任命百官的。因此通过考核功绩罢黜提拔官员,来严明褒贬制度。如果没有功绩的人不被罢黜,就会阴气太盛侵凌阳气。君王应整顿百官,要求他们各守职事,州郡推荐的人,一定要是有才能的人。如果不像推荐者所说的那样,就用法律制裁推荐人。《左传》说:‘最好的政策是以宽服人,其次没有比严厉更好的。因此火猛了人望见了就怕,水弱了人就愿意接近而掉以轻心。治理政事的人以宽缓帮助严厉,以严厉帮助宽缓。’像这样,灾变就消失了。”奏书呈上去,皇上采纳了他的话。

       建初元年(公元76年),升任五官中郎将,马严多次推荐贤才,申诉冤案,多被采用。二年,任命他陈留太守。马严担任陈留太守一职后,就对皇上说:“先前显亲侯窦固误导已故皇上出兵西域,设置在伊吾卢屯兵,耗费资财却没有好处。另外窦勋被杀,他们家不该亲近朝廷。”这时窦勋的女儿是皇后,窦氏正受宠,当时有在旁边听到马严和皇上说话的人,就把他的话告诉了窦宪兄弟,从此马严失去了权贵的欢心。后来被窦氏忌恨,就不再做官。等皇上崩逝,窦太后临朝执政,马严就回家闲居自保,教育子孙。永元十年(公元99年),死于家中,当年八十二岁。

       弟敦,官至虎贲中郎将。严七子,唯续、融知名。续字季则,七岁能通《论语》,十三明《尚书》,十六治《诗》,博观群籍,善《九章算术》。顺帝时,为护羌校尉,迁度辽将军,所在有威恩称。马融后汉书有传。

       马严对皇帝说不该亲近窦家的话,可谓忠言逆耳。事态的发展是:章和二年(公元88年),汉章帝逝世,刘肇9岁即位,养母窦太后临朝称制。窦宪为首的窦家一族当朝,贵重显赫,倾动京都,为非作歹,欲谋叛逆。永元四年(公元92年)六月,刘肇亲政后得知他们的阴谋,联合宦官扫灭窦氏戚族,窦宪自杀。
    

(四)效之则安,背之则危


         马防,伏波将军马援次子,东汉将领。

       永平十二年(公元69年),马防与三弟马光一同担任黄门侍郎。汉章帝刘炟继位后,任命马防为中郎将。后来马防渐渐升任为城门校尉。

       建初二年(公元77年),金城、陇西边塞内的羌人全部反叛,朝廷任命马防代理车骑将军事务,率领将士三万人攻打羌人。经过三次重要战役,马防斩杀俘获五千多人,受降一万多人,缴获牛羊十多万头。朝廷下诏书召马防回朝,任车骑将军,城门校尉之职如故。 其弟马光从越骑校尉之职升任执金吾。

       建初四年(公元79年),马防受封颖阳侯,马光受封许侯,兄弟二人食邑各六千户。马防因汉章帝卧病,入宫协助医治,又平定西羌,于是增加食邑一千三百五十户。马防多次上书辞职,都以特进返回府第。同年,马防的妹妹皇太后马氏(明德皇后)去世。建初五年(公元80年),汉章帝任命马防为光禄勋,马光为卫尉。马防多次提出政策建议,大多被采纳。同年冬天,开始实行的十二月迎气乐,就是马防所建议的。 

       建初七年(公元82年),马防因病请求退休,诏书命令赏赐给他先前中山王的田地房舍,以特进返回府第。

       马防兄弟地位尊贵,财产极多,宅第台观,楼阁成片,歌曲音乐,宾客云集。马防又养了很多马匹牲口,向羌人、胡人收租税。汉章帝很不喜欢他的这些做法,多次责怪他,防范限制他的措施很完备,因此权势渐减,门客也少了。

       建初八年(公元83年),马防因哥哥马廖之子非议朝廷之事,有关部门上奏说马防、马光兄弟奢侈过度,扰乱教化,全部罢官回封地。

       后来窦宪的家奴诬告马光和窦宪谋反,马光自杀,家属回到原籍扶风郡。扶风郡郡守又杀死马光之子马康,而马防和马廖之子马遵都坐罪改封丹阳。马防为翟乡侯,田租每年限收三百万,不能役使官民。马防后来因江南地势低下潮湿,上书请求回故乡,得到汉和帝的批准。永元十年(公元98年),马防去世。

       梁松博通经书,明习故事,六经﹑历史﹑礼制样样精通,皇帝选中与梁家联姻。梁松娶了公主后,升迁了虎贲中郎将,这是负责皇家宿卫的重要职务,由此正式成为皇室重臣。光武帝刘秀驾崩,遗诏梁松入朝辅政,显宗孝明帝刘庄继位后,马上升梁松为太仆。

       梁松于国家无功而靠贵戚的身份入阁,本来就遭人诟病,他却不能谨慎存心远离是非,入朝的头一年就四处修书给郡县官员,拉拢亲信为自己办事。下面的官员把此事反映到朝庭,皇帝知道后第二年就把他的官免掉了。假如梁松就此收敛,碍于舞阴长公主的面子,皇帝也不会拿他怎么样,但他为此却心生怨怼,两年后他的对用“悬飞书”的办法,也就是到处张贴匿名信大造舆论,梁松被收入大狱,死在了狱中,封地食邑被收回,他的两个弟弟梁竦梁恭流放到南方一个叫九真的边远贫脊之地。这是梁氏在东汉的第一次兴衰。

       扫灭窦氏戚族以后,梁氏再兴。当年被窦氏迫害的梁竦二儿子梁雍封乘氏侯,子梁商以外戚拜郎中,迁黄门侍郎,顺帝登基后,又袭父封乘氏侯。梁商在梁氏几代人中是最有政治头脑和人文精神的,他知道人们对外戚专权的憎恶,不想使自己家族再重蹈窦氏覆辙,因此竭力避免皇恩专宠。因此,他时时心存恭敬,虚己待人,先后为朝庭辟进多名有才干和能力的官员,由此得到下面的拥戴,称其为良辅。梁商有周公之风的大将军。

       永和六年秋(公元142年),梁商病逝,赐谥忠侯。梁商的大儿子梁冀继嗣爵位。拜大将军,袭爵乘氏侯。顺帝崩,立冲帝,与太尉李固等录尚书事。冲帝崩,立质帝。因质帝当面称梁冀为“跋扈将军”,次年即被他所毒杀,另立桓帝。此后他更加专擅朝政,结党营私,残暴不堪、做事肆意妄为,任人唯亲,大肆将官爵给予亲族。梁氏一门前后七人封侯,三位皇后,六位贵人,两位大将军,女人拥有食邑称君的有七人,娶公主的三人,其余任卿、将、尹、校的共五十七人。

       延熹二年(公元159年),梁冀谋反,早对梁冀专权乱政不满的汉桓帝,布置抓捕梁冀及死党。梁冀自知大势已去,与妻子孙寿自杀。其他梁氏一门都收押大狱,后无论老少都斩于市,暴尸街头。没收的财物斥卖约三十万万,用来充实皇宫,减天下税租一半,分散其苑圃给穷苦人谋业。至此,梁氏一门一百多多年的基业,几代人的努力,刹那间灰飞烟灭。

       马援《诫兄子严、敦书》中,赞赏龙伯高敦厚周慎,谦约节俭,所言皆善,廉公有威。马援叮嘱侄子:“吾爱之重之,愿汝曹效之”。

       古人云:以古为鉴,可知兴替,以人为鉴,可明得失。百年风云变幻见证了:效之则安,背之则危。

      (以上资料源于网络,只是简略整理,欲知详情敬请上网查阅。所用资料未列作者大名敬请谅解。专此说明)

                                                2016年4月马援诞辰2030年纪念


    

【目前共有 0 条对该新闻的评论】【查看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