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首页 马氏文化 马氏新闻 历史人物 邯郸风貌 文化交流 当代精英 公告通知 组织机构 资料介绍
 
类别:马氏新闻 来源: 作者: 编辑:陌归 更新日期:2016-7-4 阅读次数:1064


山水名家系列——中国香港美术家协会·马培童(第四卷)


  

         画家简介

       马培童,笔名:守一。男,1956年7月26日出生。自幼酷爱并自学绘画。江苏徐州沛县人。

       ●1978-1985年在胡寨镇电影院美工,创作的电影海报《喜盈门》、《乌纱梦》在省、市获奖。

       ●1985-1988年任沛县梆子剧团舞美设计。

       ●70年代师从沛县著名画家周节文、程大利老师学习中国画创作。

       ●90年代起拜张仃为老师学习焦墨山水。

       ●2000-2002年在中国美术学院山水画研修班进修。

       ●2008-2009年在中国国家画院程大利导师山水画工作室进修。



       守一在做书画经纪人的十多年,坚持研究传统山水。其作品取法黄公望、王蒙等大家。在拜访当代著名画家时得到范曾、刘大为、刘文西、杨之光、冯远、刘勃舒、方楚雄、李刚等名家的指导和示范。在李刚老师的影响下开始研究焦墨胡杨、古树等大型创作,可谓采众家之长。至今一直研究焦墨山水。2014年创立铜柱堂焦墨研究室。现为国家一级美术师,全国政协特邀画师,政协委员,中国艺术创作院理事,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香港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画院惠州分院专职画家。作品被国内外图书馆、博物馆、艺术馆、企业家及个人收藏。



       名家评论



       马培童先生以焦墨表现的是乾坤万象的精神气概。穿插在群山众水间的细小事物亦功力到位,未见苟且。习画伊始即以大山大水为师,不断磨练笔墨之法,从而成就满纸波涛起伏真力弥漫,传达着造化创生震天撼地的动力。他的画扎实、充实,气象浑厚又不乏灵趣,渐进之功使然。

                               ——张仃(原中央工艺美院院长)



       结余初识马培童先生于津门、霭然君子,简朴其貌,谨行寡言,而又妙悟释迦、精研庄骚。信为自守其士。及览其所作,则笔黑则恢宏博大,愕愕然有不可侵凌之气,而风笔婉转处又足徵文士敏思。

                               ——范曾



       识守一先生,始于其焦墨山水画艺术。焦墨山水画是黑白艺术。它展示给读者的主要是画家以娴熟多变的笔法控制表达墨色的变化,和由此创造出的感人景物。其主要欣赏价值并不只是景物本身,更主要的是画家绘制景物过程中由墨色变化所表现的技艺和修养。守一先生所作的焦墨山水画,充分发挥了他独特的特点,娴熟的笔法控制。艺无止境,画图遥远,人画俱老。相信守一先生在以后能画出更多具有自己个性的焦墨作品从而探索艺术真谛。

                               —— 刘大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



       我不由自主地为马培童先生作品的艺术感染力所打动而叹服。他沉潜了近十几年,用富有诗性的眼光和胸怀反思社会、体味人生、观照自然,营造出了一个宁静、美好、光明的艺术新天地。这里充盈着一股人道的激情,温暖着一缕人性的光辉,蕴含着一层深厚的传统文化底蕴,还有一种兼收并蓄、入古求新的气度和气魄。读画识人,我们清楚地听到一颗富有主体精神的艺术心灵在有力搏动,也真切地感受到了他对人生完美、社会和谐美好境界的向往和追求。在艰难的再创业中,马培童经历了多少精神磨难是别人无法想象的,单讲由水墨走入焦墨所带来的长期寂寞,就是他人难以忍受的。他却顽强地“撑”过来了,成功地完成山水画的战略转移(由水墨表现转入焦墨密体表现),实现了自己艺术上的再次飞跃——我们仿佛看到了一个矫健的身影在空中做了一个漂亮的背翻,跨越了自我,刷新了纪录。他用真诚朴实的劳动、卓越的艺术成就和惊人的创造力,回答了人们多年来对他的疑问和期待!

                               —— 程大利(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



       我觉得马培童先生的“毛毛虫”笔法在画面气韵的营造中起到关键性的作用,我觉得这可能对他的画意的增强是有帮助的。因为我看他的大画,一方面确实比较松活,比较灵动,而且大的焦墨山水确实有一种动感,用焦墨的动和留白的静形成一个强烈的反差。我认为马培童先生是一个非常热爱生活、热爱自然的画家,他以自然为实,中得心源,学习自然,并能够使自然成为胸中丘壑,并以特有的一种焦墨形式表现出来,表现得非常充分,非常完美。同时我还觉得他是一位富于创造和勇于创新的这样一位画家,他能广取博收、兼收并蓄,集各家之长成就他个人的作品,并把对民族文化传统的深入研究贯穿到当代,作品有着强烈的时代气息,深深的烙有时代的精神印记。

                               ——王镛(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名家评论



       马培童先生以焦墨表现的是乾坤万象的精神气概。穿插在群山众水间的细小事物亦功力到位,未见苟且。习画伊始即以大山大水为师,不断磨练笔墨之法,从而成就满纸波涛起伏真力弥漫,传达着造化创生震天撼地的动力。他的画扎实、充实,气象浑厚又不乏灵趣,渐进之功使然。

                                ——张仃(原中央工艺美院院长)



       结余初识马培童先生于津门、霭然君子,简朴其貌,谨行寡言,而又妙悟释迦、精研庄骚。信为自守其士。及览其所作,则笔黑则恢宏博大,愕愕然有不可侵凌之气,而风笔婉转处又足徵文士敏思。

                               —范曾



       识守一先生,始于其焦墨山水画艺术。焦墨山水画是黑白艺术。它展示给读者的主要是画家以娴熟多变的笔法控制表达墨色的变化,和由此创造出的感人景物。其主要欣赏价值并不只是景物本身,更主要的是画家绘制景物过程中由墨色变化所表现的技艺和修养。守一先生所作的焦墨山水画,充分发挥了他独特的特点,娴熟的笔法控制。艺无止境,画图遥远,人画俱老。相信守一先生在以后能画出更多具有自己个性的焦墨作品从而探索艺术真谛。

                                —— 刘大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



       我不由自主地为马培童先生作品的艺术感染力所打动而叹服。他沉潜了近十几年,用富有诗性的眼光和胸怀反思社会、体味人生、观照自然,营造出了一个宁静、美好、光明的艺术新天地。这里充盈着一股人道的激情,温暖着一缕人性的光辉,蕴含着一层深厚的传统文化底蕴,还有一种兼收并蓄、入古求新的气度和气魄。读画识人,我们清楚地听到一颗富有主体精神的艺术心灵在有力搏动,也真切地感受到了他对人生完美、社会和谐美好境界的向往和追求。在艰难的再创业中,马培童经历了多少精神磨难是别人无法想象的,单讲由水墨走入焦墨所带来的长期寂寞,就是他人难以忍受的。他却顽强地“撑”过来了,成功地完成山水画的战略转移(由水墨表现转入焦墨密体表现),实现了自己艺术上的再次飞跃——我们仿佛看到了一个矫健的身影在空中做了一个漂亮的背翻,跨越了自我,刷新了纪录。他用真诚朴实的劳动、卓越的艺术成就和惊人的创造力,回答了人们多年来对他的疑问和期待!

                               —— 程大利(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



       我觉得马培童先生的“毛毛虫”笔法在画面气韵的营造中起到关键性的作用,我觉得这可能对他的画意的增强是有帮助的。因为我看他的大画,一方面确实比较松活,比较灵动,而且大的焦墨山水确实有一种动感,用焦墨的动和留白的静形成一个强烈的反差。我认为马培童先生是一个非常热爱生活、热爱自然的画家,他以自然为实,中得心源,学习自然,并能够使自然成为胸中丘壑,并以特有的一种焦墨形式表现出来,表现得非常充分,非常完美。同时我还觉得他是一位富于创造和勇于创新的这样一位画家,他能广取博收、兼收并蓄,集各家之长成就他个人的作品,并把对民族文化传统的深入研究贯穿到当代,作品有着强烈的时代气息,深深的烙有时代的精神印记。

                               ——王镛(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名家评论



       马培童先生以焦墨表现的是乾坤万象的精神气概。穿插在群山众水间的细小事物亦功力到位,未见苟且。习画伊始即以大山大水为师,不断磨练笔墨之法,从而成就满纸波涛起伏真力弥漫,传达着造化创生震天撼地的动力。他的画扎实、充实,气象浑厚又不乏灵趣,渐进之功使然。

                               ——张仃(原中央工艺美院院长)



       结余初识马培童先生于津门、霭然君子,简朴其貌,谨行寡言,而又妙悟释迦、精研庄骚。信为自守其士。及览其所作,则笔黑则恢宏博大,愕愕然有不可侵凌之气,而风笔婉转处又足徵文士敏思。

                                ——范曾



       识守一先生,始于其焦墨山水画艺术。焦墨山水画是黑白艺术。它展示给读者的主要是画家以娴熟多变的笔法控制表达墨色的变化,和由此创造出的感人景物。其主要欣赏价值并不只是景物本身,更主要的是画家绘制景物过程中由墨色变化所表现的技艺和修养。守一先生所作的焦墨山水画,充分发挥了他独特的特点,娴熟的笔法控制。艺无止境,画图遥远,人画俱老。相信守一先生在以后能画出更多具有自己个性的焦墨作品从而探索艺术真谛。

                               —— 刘大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



       我不由自主地为马培童先生作品的艺术感染力所打动而叹服。他沉潜了近十几年,用富有诗性的眼光和胸怀反思社会、体味人生、观照自然,营造出了一个宁静、美好、光明的艺术新天地。这里充盈着一股人道的激情,温暖着一缕人性的光辉,蕴含着一层深厚的传统文化底蕴,还有一种兼收并蓄、入古求新的气度和气魄。读画识人,我们清楚地听到一颗富有主体精神的艺术心灵在有力搏动,也真切地感受到了他对人生完美、社会和谐美好境界的向往和追求。在艰难的再创业中,马培童经历了多少精神磨难是别人无法想象的,单讲由水墨走入焦墨所带来的长期寂寞,就是他人难以忍受的。他却顽强地“撑”过来了,成功地完成山水画的战略转移(由水墨表现转入焦墨密体表现),实现了自己艺术上的再次飞跃——我们仿佛看到了一个矫健的身影在空中做了一个漂亮的背翻,跨越了自我,刷新了纪录。他用真诚朴实的劳动、卓越的艺术成就和惊人的创造力,回答了人们多年来对他的疑问和期待!

                               —— 程大利(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



       我觉得马培童先生的“毛毛虫”笔法在画面气韵的营造中起到关键性的作用,我觉得这可能对他的画意的增强是有帮助的。因为我看他的大画,一方面确实比较松活,比较灵动,而且大的焦墨山水确实有一种动感,用焦墨的动和留白的静形成一个强烈的反差。我认为马培童先生是一个非常热爱生活、热爱自然的画家,他以自然为实,中得心源,学习自然,并能够使自然成为胸中丘壑,并以特有的一种焦墨形式表现出来,表现得非常充分,非常完美。同时我还觉得他是一位富于创造和勇于创新的这样一位画家,他能广取博收、兼收并蓄,集各家之长成就他个人的作品,并把对民族文化传统的深入研究贯穿到当代,作品有着强烈的时代气息,深深的烙有时代的精神印记。

                               ——王镛   



       众水间的细小事物亦功力到位,未见苟且。习画伊始即以大山大水为师,不断磨练笔墨之法,从而成就满纸波涛起伏真力弥漫,传达着造化创生震天撼地的动力。他的画扎实、充实,气象浑厚又不乏灵趣,渐进之功使然。

                               ——张仃(原中央工艺美院院长)



       结余初识马培童先生于津门、霭然君子,简朴其貌,谨行寡言,而又妙悟释迦、精研庄骚。信为自守其士。及览其所作,则笔黑则恢宏博大,愕愕然有不可侵凌之气,而风笔婉转处又足徵文士敏思。

                               ——范曾



       识守一先生,始于其焦墨山水画艺术。焦墨山水画是黑白艺术。它展示给读者的主要是画家以娴熟多变的笔法控制表达墨色的变化,和由此创造出的感人景物。其主要欣赏价值并不只是景物本身,更主要的是画家绘制景物过程中由墨色变化所表现的技艺和修养。守一先生所作的焦墨山水画,充分发挥了他独特的特点,娴熟的笔法控制。艺无止境,画图遥远,人画俱老。相信守一先生在以后能画出更多具有自己个性的焦墨作品从而探索艺术真谛。

                              —— 刘大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



       我不由自主地为马培童先生作品的艺术感染力所打动而叹服。他沉潜了近十几年,用富有诗性的眼光和胸怀反思社会、体味人生、观照自然,营造出了一个宁静、美好、光明的艺术新天地。这里充盈着一股人道的激情,温暖着一缕人性的光辉,蕴含着一层深厚的传统文化底蕴,还有一种兼收并蓄、入古求新的气度和气魄。读画识人,我们清楚地听到一颗富有主体精神的艺术心灵在有力搏动,也真切地感受到了他对人生完美、社会和谐美好境界的向往和追求。在艰难的再创业中,马培童经历了多少精神磨难是别人无法想象的,单讲由水墨走入焦墨所带来的长期寂寞,就是他人难以忍受的。他却顽强地“撑”过来了,成功地完成山水画的战略转移(由水墨表现转入焦墨密体表现),实现了自己艺术上的再次飞跃——我们仿佛看到了一个矫健的身影在空中做了一个漂亮的背翻,跨越了自我,刷新了纪录。他用真诚朴实的劳动、卓越的艺术成就和惊人的创造力,回答了人们多年来对他的疑问和期待!

                               —— 程大利(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



       我觉得马培童先生的“毛毛虫”笔法在画面气韵的营造中起到关键性的作用,我觉得这可能对他的画意的增强是有帮助的。因为我看他的大画,一方面确实比较松活,比较灵动,而且大的焦墨山水确实有一种动感,用焦墨的动和留白的静形成一个强烈的反差。我认为马培童先生是一个非常热爱生活、热爱自然的画家,他以自然为实,中得心源,学习自然,并能够使自然成为胸中丘壑,并以特有的一种焦墨形式表现出来,表现得非常充分,非常完美。同时我还觉得他是一位富于创造和勇于创新的这样一位画家,他能广取博收、兼收并蓄,集各家之长成就他个人的作品,并把对民族文化传统的深入研究贯穿到当代,作品有着强烈的时代气息,深深的烙有时代的精神印记。

                               ——王镛(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大漠英雄树
   

   

富水长流满山金


   

生生不息之藤韵


   

生生不息之藤韵


  

观水悟古今


   

今秋九月满山金


   

生生不息之根生故土


   

生命交响


   

革命根据地-井冈山


   

一夜春雨满树花


   

泉声




【目前共有 0 条对该新闻的评论】【查看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