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首页 马氏文化 马氏新闻 历史人物 邯郸风貌 文化交流 当代精英 公告通知 组织机构 资料介绍
 
类别:邯郸风貌 来源: 作者: 編輯:陌歸 更新日期:2016-7-19 阅读次数:1670


痴心丹青 意写山水


         由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刘大为题写书名的《马乐写意山水画集》即将出版。书中有众多名人、大家的评述。在此,我们专择画家自己的一画一话。

    

中国写意山水实力派画家马乐 


    

太行放歌


         《太行放歌》是我比较满意的一幅作品。当我将这幅画装裱好,把画框放到电视柜前,本想在沙发上孤芳自赏一下后美美地睡个午觉。

       但我辗转难眠,总觉得一种类似《命运交响曲》的旋律在耳际回荡……震撼,感动!是我当时的感受。一幅作品只有首先感动自己,才能感动别人。我期待着诸位朋友看到此画时与我有类似的共鸣,期待着你们也能听到太行的交响……


    

太行大歌


         《太行大歌》是被中国美协刘大为主席和众多同行认可的作品,不少朋友也很喜欢它。大家认为这幅画的景深、色彩和云烟构成的气韵比较到位,隐藏在左下角的“太行大歌”四个字似乎也准确地表达了这种气韵。

    

太行人家有靠山


         《太行人家有靠山》和另外多幅用仿古纸画就的四尺斗方是我专门为2014年7月在南京举办的个人画展准备的作品。我喜欢“靠山”这个说法。因为中国传统山水讲究“可居” “可游”,但我认为中国人的内心深处有对自然、社会有“可靠”的诉求。所以“靠山”是我想借太行写意画传达的理念之一。可以说,南京画展开启了我的“靠山系列”画展。

    

山风


         《山风》是我的新尝试,画中的泼彩“点醒”了我惯用的焦墨线条构成,营造出另外一种韵味,多了一些灵动。在泼彩上,我最崇拜张大千,但正如哲学家赫拉克利特所说的“太阳每天都是新的”中所表达的辩证法思想一样:万事俱变,人各不同。我希望自己的泼彩尝试会给人另一种感觉。

    

太行秋日


         《太行秋日》似乎就是我自孩提时代就认定的太行山图像:荒草临风,乱石穿空,看不到尽头的山岩似乎延伸到原始洪荒那个气吞千古的时代。有时我甚至会想象孙行者挥动金箍棒从石缝中跳将出来,重新上演《大话西游》……

    

家山


         中国画给人的哲学体验不仅是简繁、虚实、浓淡、黑白之间深奥玄妙,在有与无之间也大有学问,天空和水际在国画中常常以留白替代。

       从这个角度讲,中国画是画家通过笔墨与观者进行互动、交流。传统的西方写实油画可能每个人都能看懂,但要读懂中国画需要观者有一定的艺术和文化修养。




太行 太行


         《太行 太行》这个名字似乎是假借了《南京 南京》电影的灵感。此画是我为自己与父亲在老家邯郸举办的父子画展专门画的“主题画”,画面由三张六尺整张宣纸组成,正好适合当时画馆的一面墙。此画稿刚刚完成之际,我问身旁一友,“行吗?”友曰,“行,太行、太行!”。随即也就把《太行 太行》命名此画,算是谐音吧。    

    

家靠大山


         《家靠大山》是我『靠山』系列画作中常用的名字。而这幅画似乎让我联想到了美国科罗拉多大峡谷几幅典型的照片:原始洪荒长年累月的冲刷在岩石上留下了烙印。其实,从地壳岩石的构造,我们便会发现我们居住其上的这个星球多么美丽,这个星球经历了多少美丽的故事。

    

家靠大山


         《家靠大山》给我的第一联想是“背靠大树好乘凉”。家靠如此巍巍太行,心里该是多么踏实?闭眼想象一下:纵使生活把你带到了异土他乡,离家千里万里。秋日里,火红的柿子树下的院落,就是你的家。无论你走多远,心底永远享受着那座大山的厚重、可靠,大山脚下就是你的家。多么美妙的感觉啊!

    

太行初冬


         《太行初冬》也是我思乡的一种感受,似乎已经掉了叶子的杂树背后就是我的家。“冬天来啦,春天还会很远吗?”人们总是向往着春天。也许正是对春天的期盼,冬天也显得那么温暖……

    

太行春酣


         《太行春酣》是我为数不多的春日太行作品。这幅画的另外一个特点是我借鉴了油画的手法,用满构图和相对丰富的色彩,表现太行的勃勃生机。

    

太行高秋图


         我喜欢秋日大山营造的那种气氛,那种感觉好似一位敦敦厚厚的长者在邀人到家做客。这也是中国人性格中的豁达、好客。记得北京奥运会前,我在伦敦作为新华社记者参加了一次与英国独立电视台和美国《新闻周刊》杂志记者进行的辩论会。针对西方人炒作“中国太奢华,提高了奥运会的标杆”等言论,我发言说,热情好客是中国人的传统和性格,中国人自古讲“在家不会待宾客,洞口桃花也笑人,”“在家不会待宾客,出门方知少主人”云云,让英国人大开眼界。每每画太行小景,我总能够联想到中国人的善良、中国人对生活的美好期盼……

    

太行秋浓


         随着网上有关我写意山水画信息日增,我对“诗情画意”四个字开始有了切身感悟。平日里很随意的朋友看了我的画突然间都诗兴大发,发来一些诗文祝贺。我也自然而然地与他们吟诗唱和。

       邯郸一老友来诗曰:“山石化骨绕百结,草木入性兹一生;眯眼观看中外界,潜心铺排古今峰。”我回道:“踏遍太行写丹青,落墨始解万物情;原非草石无诗意,实乃笔间少魂灵。”


    

太行人


         这是一幅被刘大为主席称赞说像『大师之作』的写意人物画。我深知大为主席此言有鼓励之意,但我还是很激动。大为主席的鼓励更加坚定了画人物画的决心,我要用像太行山那样充溢着雄强气概的写意人物画书写人与自然的和谐……

    

一方水土一方人


    

天人合一


          把题写着“天人合一也。甲午年春月”字样的这幅人物画和另外几幅人物画收进我这本写意山水画集自有它的道理。第一:我认为自己的人物画也是写意画,甚至我发到认为比写意山水更写意,更能够抒发自己的感情;第二:像大家看到的一样,这些人物画也应该属于太行系列,因为他们的头颅、躯干分明就是山坡,顽石、野草……

       我期待着什么时候出版一本写意人物画集,到时最后两页也可以安排我的几幅写意山水画作,好从画面上印证我心目中的“天人合一”。

     画家简介

       马乐(本名,马建国),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新华书画院副院长,新华社高级记者。

       马乐自幼跟随四处写生、作画的父亲玩耍,幼小的心灵就埋下了绘画的种子。他于四川大学攻读英美语言与文学并获得文学学士学位,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攻读英文采访编辑学,获得文学硕士学位。之后,在《中国日报》和新华社担任记者。

       作为《中国日报》记者,他曾采访过吴冠中、叶浅予和黄胄等众多书画前辈,从中领略了艺术大家的风彩。

       作为新华社记者,马乐先生常驻非洲、欧洲,足迹遍及世界各地。对中国古今山水画的热爱使他把研习书画当成了工作之余的最大爱好。

       太行山的深渊大壑、陡岩峭壁是马乐先生写意山水中最常见的主题。他说,太行山是中国黄河文脉起源之地,也是最能表现男子气概的阳刚之山,最能激发英雄豪情的天地造化。





【目前共有 0 条对该新闻的评论】【查看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