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首页 马氏文化 马氏新闻 历史人物 邯郸风貌 文化交流 当代精英 公告通知 组织机构 资料介绍
 
类别:马氏新闻 来源: 作者: 编辑:陌归 更新日期:2017-11-30 阅读次数:82
  

  
“两国双园”效应:马中关系全方位升级




马汉坤:“两国双园”让马中关系双翼双飞


       马来西亚与中国自建交以来,两国关系得到稳步推进。从2012年“两国双园”项目落实后,马中关系始有实质性的飞跃。两国关系更被中国驻马大使黄惠康屡屡评为处于历史上最好的时期。在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第三度访华时,两国签署了高达1400亿令吉的合作备忘录和合作文件,其中与“两国双园”相关的合同更占了一半的总值。可以说,“两国双园”已经成为推动马中关系的最大推动器,其效应也生发至马中两国的各个层面。

    关注两国双园的都知道“关丹速度”这个词,针对两国双园的发展乃至对两国经贸起到的影响作用,“两国双园”的创园董事、马中商务理事会董事、中马钦州产业园区合资开发有限公司的副董事长拿督马汉坤形容为:两国双园效应。

    常年穿梭于马中两国的拿督马汉坤,致力于推动马中商务活动。我国首相对华特使丹斯理黄家定走马上任马中商务理事会主席后,马汉坤也成为理事会的受委董事。马汉坤,也由此与“两国双园”结下不解之缘。          

    《中国东盟商界》访问团队就在巴生闹市中的一栋建筑物里进行专访。那天,灰蒙蒙的天空下着细雨,而我们在马汉坤宽敞的办公室里,聆听他叙说“两国双园“的故事,还有他身上流淌着钦州人血液的由来。


“两国双园”推动海陆空互通



     在“两国双园”建立以前,马中关系虽然良好,但始终缺乏突破。那时,马来西亚人前往中国投资额的比例大大高于中国人来马投资额。而中方在马并没有很多大型项目在进行。“马中两国光有好的外交是不够的,双方在各方面必须有更多的合作与发展。以邻国新加坡为例,它与中国保持良好关系,并善用政府行为将新加坡的企业带入中国,反观马来西亚政府这方面就有待加强。”马汉坤表示。

    在马汉坤看来,两国双园”在这方面就扮演着很好的带动角色,充分发挥效应,与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相得益彰。马中两国之间的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也因此得到较好的突破。许多中资企业夹着大型项目和资金来到马来西亚进行投资。

    作为首个马中互设园区的国家级产业园,“两国双园”也是继中新苏州工业园、中新天津生态城之后,第三个中国政府与外国政府建设的产业园。为此,“两国双园”在两国经贸活动,尤其是制造业和外资引进方面,扮演着非常重要的带动作用。借助“两国双园”的效应,两国关系得以提升到一个崭新的高度,并衍生出了许多利好两国人民的发展。

    近日成为国内外热议的东海岸铁路计划便是其中之一。马中关丹产业园与中马钦州产业园一样,均以港口为基础,依托港口实现产业发展与互动,利用关丹港为东海岸经济特区和马中关丹产业园打通海上互联互通。东海岸铁路计划将为这片区域开通一条直达吉隆坡和马来西亚最大货柜港口巴生港的途径。一旦这条铁路竣工以后,来往的货船就可以在关丹港卸货,借助铁路将货物运送至巴生港转运至目的地,省时省力。




马汉坤感谢钦州市政府为他送院治疗时提供的帮助


     马汉坤表示,东海岸经济特区拥有很多资源,但是碍于交通不便,鲜少有企业会在那里设厂而一直没有真正的发展。事实上,东海岸的旅游业和制造业具有很大的发展价值。那里不但拥有美丽的海岸线,劳资也相较廉宜。东海岸铁路计划可以为区域的发展起到关键性的带动作用。“中国很多乡镇就是因为高速公路和火车的连接而开发起来。无论如何,以目前的阶段来看,来往于关丹港、吉隆坡和巴生港的铁路效应将会在若干年后才开始显现。”

    依托 “两国双园”理事会作为平台,马中政府也积极推动两国各领域经贸合作,这包括引进IJM(怡保置业)集团入股马中关丹产业园、广西北部湾港务集团参股关丹港以扩建港口、厦门大学在马设立分校和亚洲航空开设吉隆坡直飞南宁的航班等,均与此分不开关系。而目前纳入议程中探讨的是两国的检验检疫和毛燕进口事项。


实现毛燕半年内通关


     在最近首相纳吉访华期间,农业部长拿督斯里阿末沙比里视察了园区内的国家燕窝及营养保健食品检测重点实验室时,该实验室方面也确认已经做好接收马来西亚毛燕的准备。农业部也将确保在未来6个月内能够将毛燕出口到中国目前。这所总值超过2200万令吉的试验室已开始运营,作为食物样品及燕窝检测中心,确保出口毛燕符合标准。马来西亚逾万名燕农将从中受益。

    马汉坤表示,“两国双园”除了定位于高端行业外,也希望能将两国的原产品纳入其中,如燕窝。当时,“两国双园”理事会决定在中马钦州产业园区设立一个燕窝加工基地,目的就是为了帮助燕农出口燕窝至中国。在黄家定特使等人的努力下,马来西亚的净燕已获得出口至中国。而毛燕有望在未来六个月内完成钦州作为指定口岸的通关工作,为广大燕农打开了一个新局面。有了钦州的先行先试,一旦一切顺利,就会据此延伸至其它口岸。

    他表示,“两国双园”理事会相当重视燕窝的课题,这是因为燕窝无需多做宣传,已为中国市场所接受。此举也会为国家带来税收,让燕农拥有稳定的收入。“中国早在几千年就懂得以燕窝进补,所以它比其他保健品更容易攻入中国市场。”

至于整颗榴莲出口中国事宜,马汉坤说,目前出口至中国的榴莲均是冷冻加工。在农业部长最近随同首相纳吉访华时,会见了相关的官员,表达了希望能在短期内通过钦州口岸将整颗榴莲出口至中国的事宜。我国农业部长与张晓钦达成协议,从明年开始,钦州和关丹也将会分别主办“榴莲节”和“荔枝节”。

    在他看来,产品推销靠的是品牌效应。目前能生产榴莲的国家不多,不轻易被其他国家取代,短期内尚无其他可以与马来西亚竞争。如果目前主打别的产品,则有可能无法很好地把它们带动起来。因此马来西亚可以将榴莲当作一个品牌,并把它引入国际市场。榴莲在中国具有高人气和很高的商业开发价值,它可以备用来制作蛋糕、酿酒和保健品。借用榴莲的名气,我们也可以把其它本地的产品,如波罗蜜和凤梨,一起推入中国市场。

    另一方面,根据马汉坤介绍,一直以来,中马钦州产业园的定位较高,具有高科技化、低污染、非劳动密集型和集研发的特色。目前,南宁与钦州被定位为信息港开发的地方,因此中马钦州产业园在接下来可以进一步探讨数码科技的发展,为电商、大数据等铺路。

    中马产业园起步较早,迄今已有四年。马汉坤说道,的确,中马产业园的早期开发是非常快,许多基本设施都是段时间内建设起来。中马钦州产业园在稳步发展中,除了7.87平方公里的启动区基本上已招商完毕外,其余约8平方公里区域尚需再加把劲。首相纳吉后来在为马中关丹产业园时,也提出要打造与 “ 钦州速度”媲美的 “关丹速度  ”  。如今,起步较晚的马中关丹产业园也步入正轨。


一切从马中商务理事会开始


     马汉坤是在我国首相对华特使丹斯理黄家定上任马中商务理事会主席后,受委为理事会董事。马汉坤因此更为频密地参与马中商务,也为他投身于“两国双园”的发展开启了一道大门。

    回顾一切,那时正值2011年的冬天,马汉坤随同黄家定出差中国北京。时任中国-东盟中心秘书长马明强向黄家定和他大力推荐钦州即将要开发的一个产业园区。黄家定和他即更改原定行程,赴往钦州实地考察,并拜会了时任书记张晓钦与相关官员。当时,产业园区是一片尚未开发的处女地,不过其策略性的地理位置已引起众人的注意:靠近南宁,又有海口之利,更临近东盟国家。在这次考察中,张晓钦给予他们留下的印象是认真和有魄力,让他们觉得钦州产业园确实是一个具有发卡潜能的园区。回国后,黄家定便向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汇报此事,即以马来西亚作为主题开发园区。纳吉也给予指示,要求黄家定继续跟进此事。当时,双方并没有提及要将产业园提升至国家级的层面。

     “约莫两个月后,黄家定和国际贸工部长拿督斯里慕斯达法、常青集团执行主席丹斯里张晓卿爵士等人前往产业园区考察时,发现那里已铺好了一条道路,铲平了一大片土地,许多推土机正在运作。这让我们对园区的进展速度感到非常震撼。”马汉坤说道。慕斯达法给予的反馈是,政府会支持这个项目,唯必须有企业参与,并要求黄家定物色马方的开发股东。过后,经过黄家定的周旋,终于定下由常青集团和实达集团挑起这份重任。马汉坤作为当时实达中国区的董事长,自然的成为这份重任的核心人物。

    尔后,在短短的一年时间内,首相纳吉和时任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举行了三次会面,多次就产业园区项目进行交流。2012年底,纳吉与温家宝共同出席中马钦州产业园的揭碑仪式时,宣布将园区提升至国家级的层次,并推出与之相应的配套和奖励。

    在马汉坤看来,以国家合作的方式推广园区是有潜能的。“当时我们看到,中国厂家面对成本增加、外国贸易顺差和反倾向约束等压力,在国家政策的扶持下,‘走出去’成了另一个选择。”后来,我们觉得两国合作的双园可以在马来西亚发展,因此通过黄家定和实达集团的创办人丹斯理刘启盛向首相纳吉提及在国内设立马中产业园区的献议,获得纳吉回答:“Please come to my home state“。        



    作为“两国双园”的创园董事和实达集团(中国区)主席,马汉坤参与了中马钦州产业园和马中关丹产业园的建设,也出席见证了两国领导人为园区主持奠基仪式。如今,实达集团和常青集团仍然是马中关丹产业园区的合资开发公司之一,至于中马关丹产业园,则不再由实达集团和常青集团负责开发。谈起这段缘由,马汉坤说道,马中关丹产业园的中方股方是广西北部湾港务集团,他们有兴趣入股关丹港,希望我们能为他们和IJM安排会谈。“我们也认为,IJM和森纳美集团在产业园的周边拥有很多土地,可以为了产业园的后续发展提供支持,因此实达与常青遂将股权分别售卖予IJM和森纳美。”


蓦然回首:“两国双园”天作之合


     一开始,马中产业园的首选地是巴生谷,毕竟这里是全马人口最为密集和最为发达的地区。其次是拥有伊斯干达经济特区与邻近新加坡的柔佛。不过,首相纳吉了为了要带动东海岸的发展,最终将位置敲定在关丹。现在回过头来看,中马钦州产业园和马中关丹产业园显得非常登对,也可以视作一种巧合,马汉坤说道。

    首先,中国政府选择在钦州设立产业园,是因为西部是开发较慢,而北部湾经济区的设立就是为了带动周边的发展,这与东海岸经济特区设立的目的不谋而合,钦州和关丹皆需政府的大力支持。其

    二,广西话在广西壮族自治区得到广泛的应用,而在马来西亚,拥有最多广西人的地方是彭亨州文冬素有“广西村“之称,甚至连当地的印裔同胞也会以广西话沟通。其三,钦州以荔枝闻名,与之相应的则是赫赫有名的彭亨榴莲。其四,钦州拥有稀有动物中华白海豚,东海岸则有海龟,相互映辉。最后,从钦州港至关丹港的航线是两国航线中最短的。


流着钦州人血液的马中商务使者


     对于致力于推动马中商务活动的马汉坤而言,回首来时路,于公于私,有两件事情是让他印象深刻的。

    在“两国双园“和马中关系方面,首相纳吉在南宁与温家宝总理签署成立中马钦州产业园时,委任丹斯理黄家定为首相对华特使,马汉坤认为这个举措是非常重要且影响深远。它为 “两国双园”在开发、联系乃至于带动两国在外交和经济方面起到关键作用。两国在此之后有如此多的来往和合作,可以说肇始于此。

    于私而言,马汉坤毕生难为的就是小肠血管爆裂而被紧急送入医院。马汉坤回忆当时的情景时,难掩余悸。约莫2012年7月,马汉坤出席张晓钦在钦州主持的工作会议。当天,马汉坤身体出现异样,但他不以为意,一直坚持会议结束后。脸色发青的马汉坤再也经不住头晕的症状,遂向张晓钦提出到医院检查的要求。

    在向钦州人民医院的院长叙说病情后,马汉坤当场休克。经抢救,医生告知马汉坤他的小肠血管爆裂,导致身体大量失血,所幸及时送院,否则难以回天乏术。医生更建议马汉坤必须马上进行手术。最终,马汉坤接纳了医生的劝告。

    按程序,马汉坤必须有亲人签字作证,院方才能为他进行动手术。当时,马汉坤一个人孤身在海外,妻子又远在马来西亚,钦州、南宁与马来西亚没直航班机,远水救不了近火。院方认为,只有钦州市书记才能为马汉坤签字。张晓钦闻讯后,特地赴往医院召开会议,并为马汉坤签字。就这样,马汉坤在历经约七小时的手术后,才捡回一条命。为此,马汉坤更休息了数月,才完全痊愈。

    此后,马汉坤也被张晓钦戏称身上流着钦州人的血,是半个钦州人。回想起来,这个经历可以说是马汉坤生命中不幸中的大幸。“如果当时我没去开会,很可能就会留在酒店休息,说不定就从此一睡不醒!”马汉坤说道。




本社采访团队与马汉坤合影。左起为市场专员陈韵伊、总经理李俪臻、董事总编辑袁源浩和高级记者王康玮。


进军中国市场  寻求合作伙伴增赢面


     穿梭于马中两国逾20年的马汉坤,在专访中也不忘以本身的经验,对欲进军中国市场的本地中小型企业给予看法。在他看来,中国市场虽然巨大,但本地企业要从中分享到属于自己的“经济蛋糕”并不容易。从早期的情况来看,许多进军中国市场的本地企业可以血本无归来形容,成功率不到百分之三,郭鹤年等人就是其中的少数。

    本地企业在中国市场立足,确实很不容易,尤其是市场竞争已越趋激烈,中国企业也感到其中的压力,马汉坤说道。中国企业拥有良好的技术和资金,本地企业已在这方面失去了优势。要进入中国,不能单打独斗,最重要的是套人情,借地气,所以最理想的方式就是要找到合适的商业伙伴,这样才会为自己增加优势。




【目前共有 0 条对该新闻的评论】【查看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