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首页 马氏文化 马氏新闻 历史人物 邯郸风貌 文化交流 当代精英 公告通知 组织机构 资料介绍
 
类别:当代精英 来源:编辑 马一诺 作者:李春雷 更新日期:2021-11-19 阅读次数:662












    1993年2月的一天,深圳的街头正是木棉花开,红火火、烈腾腾。而一个年青人,却慢腾腾地在木棉花下徘徊。徘徊的中心,是一家报社。终于,他咬咬牙,走进门,忐忐忑忑地递上了自己的简历。负责招聘的经理拿起简历,一边随手翻看,一边抬起头,打量着这个细细瘦瘦、文文静静、腼腼腆腆的小伙子。

    一阵沉默后,经理委婉却坚定地说:小伙子,你的专业是计算机,与我们报社的需求不太对口啊。沸腾之心,立时冰凉。彼时,他即将大学毕业,正在四处求职。那个年月,正是传统媒体如日中天的时代,一张报纸,满城风行,一颗颗黝黑的铅字,是无数人眼中亮闪闪的星星。报社,也因此成为许多年轻人眼中的“香饽饽”。

    这位年青人收回简历,沮丧地走出大门,走入了一家寻呼机通信服务公司。

    几年后,他在华强北路一家旧电子工厂内,租下几间办公室,与几个同样年青的伙伴开办了一家计算机公司,取名“腾讯”。

    20多年后,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全面到来,大多数传统媒体步履艰难。而这个年轻人开办的这家通信服务公司却乘风破浪,从一条摇摇欲坠的小船,逐渐成长为浩瀚互联网海洋中一艘劈波斩浪的航母.它,创造了中国乃至世界互联网史上的众多奇迹,在根本上改变了几千年来中国人沟通、交流的方式,创造了一个互联网的全新时代。

    这个失意而又得意的年青人,就是马化腾!

1、年青与年轻




    钟金山至今还记得刚刚来到腾讯的那些日子。2003年,23岁的钟金山从深圳大学电子系毕业,随后进入腾讯,负责QQ的技术研发工作。那时,腾讯全部员工只有50多人,刚刚坐满三间屋子。因为缺少专业的客服人员,一线员工经常充当客服与QQ用户聊天。公司的几位创始人,包括马化腾,亦是如此。

    为了便于沟通,这些年青的小伙子们常常扮成女客服,与用户交流,千方百计地吸纳意见:“您觉得我们哪里不好,还有什么提升的地方吗?”

    “欢迎提出改进意见,也欢迎来我们公司做客。”腾讯起步的那几年,这几乎是所有人的常态。公司不仅人手不足,办公条件也简陋。那时,他们蜗居在华强北一栋旧楼里,日常运营维护,都要靠员工自己。办公的网线坏了,如今只需一个报修电话,而那时,却只能自己动手。翻箱倒柜地找来新网线,小心地剥开外皮,拨出八爪鱼一般的八个细细线头,伸入水晶插头内,然后拿钳子用力压紧——一条新的网线就接好了。

    当年,这几乎是每个年青腾讯人的必备技能,马化腾也毫不例外。年青人聚集在一起,也有很多乐趣。工作累了,大家常常聚在一起玩游戏。马化腾看见了,也不阻拦,而是主动走过来,坐在大家中间,一起来一盘最流行的星际争霸或帝国时代。一局、两局,随后散去,继续工作。年轻的腾讯,就这样慢腾腾地起航了。

    最初几年,腾讯发展步履维艰。无奈的马化腾曾多次想要卖掉公司,却由于各种原因屡屡未果。

    钟金山回忆说,有一次听马化腾与人聊天,商量出售腾讯,售价30万元。的确,彼时的腾讯还是一只丑小鸭,即便出价30万元,对方也只是笑一笑,没有多少兴趣购买。闷热的深圳,潮湿的南国。钟金山每天早晨6点钟起床,挤公交车往来华强北上下班。公交车是小中巴,没有空调。在深圳闷热的天气中,小中巴就像一个大蒸笼。遇上拥堵,热腾腾的蒸笼就又成了一叶扁舟,在无边的车海中,慢腾腾地飘飘荡荡。

    人潮中的钟金山,频频地拭着汗水,怔怔地打量着窗外……





    QQ自诞生以来,一直就是年青人聚集的天地。随着互联网发展,QQ的使用群体与日俱增,许多老年人也常常使用QQ交流沟通。然而,在使用过程中,QQ很多针对年轻人的新鲜设计,对老年人来说反而成了难以逾越的大山。应用界面酷炫的颜色依稀难辨,精致的字体模模糊糊,精巧的小按钮总是触不可及……

    在平均年龄29岁的腾讯,钟金山是为数不多的老员工。或许是因为阅历的增长,钟金山很早就关注到这一现象。在他看来,移动互联网不仅仅属于年轻人,更属于所有人。铲平障碍,铺平道路,让所有人都顺畅地走入互联网世界,是大势所趋,也是他的愿景。

    2020年初的新冠疫情,让他更加意识到了实现这种愿景的紧迫性。疫情期间,各地纷纷推出健康码。无论乘公交,坐火车,还是出入公共场所,健康码就是人们的通行证。然而,相当一部分老人没有智能手机,无从及时了解疫情信息,更无法及时捕捉防疫动态。他们的外出因而处处受阻,陷入了“十面埋伏”般的困境。

    疫情期间,钟金山的父亲经常乘坐高铁出行,因为没有健康码,老人几乎每次都在检票口被拦下。有时,好心的检票员登记会网开一面,但更多时候则是粗暴的阻拦。可怜的老人根本没有智能手机,更不知健康码为何物,而检票员则例行公事地对他说“去让你的孩子给你下载……”老人不知所措地站在检票口,怔怔地看着年轻人拿出智能手机,变魔术一般亮出绿色的健康码,像鲤鱼跃龙门一样,跃过隘口,直奔远方。低头看看自己手里紧握的老人机,老人委屈得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孩子。老人的失落,让钟金山如坐针毡。奔腾的信息潮流忽上忽下,凶猛的漩涡卷走了一切,老人仿若站在五彩霓虹的中央,眩晕着迷失了方向。

    武汉解除封城后不久,在一次聚餐时,钟金山与同事们聊起这个话题,瞬间激起了共鸣。我们能不能做点什么呢?这个念头像闪电一样划过。是啊,我们为何不从自身出发,做一些具体的事情呢?就从QQ适老化入手,让老年人能够顺畅地使用QQ,岂不正好吗?大家一拍即合,随即便汇总想法,提交审批。很快,这个提议得到了公司大力支持。

    事实上,这个想法的提出正当其时。早在2019年底,腾讯已提出了“科技向善”的新愿景,强调科技要以用户为本。而在疫情放缓后,工信部也响应社会的呼声,正式提出科技产品要在适老化、无障碍化等方面进行针对性改造。怀抱着“科技向善”的愿景,钟金山带领着团队全力投入到QQ适老化的改造中。让曾经“年青”的QQ“变老”,并不容易。

    在此之前,手机应用软件从来没有任何“适老化”的标准,一切都需要摸索。手机屏幕上什么颜色最适合老人辨别?多大尺寸的按钮最方便老人触摸?怎样的操作方式最适应老人的习惯?不仅对于QQ,这对于互联网来说,也全然是空白。因为从互联网发展史来看,无论是技术研发,还是推广应用,这一切都是“年轻”的。然而现在,年青终将要变得成熟。

    为了具体了解老年人需求,制定具体的适老化策略,钟金山决定从自己身边的老人出发。他给父亲买来智能手机,具体观察老人的使用习惯。一番观察后,钟金山才发现自己眼中理所应当的小事,在老人眼里居然如此困难。父亲拿起新手机,充满疑惑,他不理解一块小小的屏幕为何会有那么多功能?看着花花绿绿的画面,老人根本不敢下手。通过更多观察,钟金山发现,老人习惯按屏幕上显示的按钮,而不习惯直接按文字。老人对颜色的辨识比较弱,很难分辨蓝、绿色等相近颜色,而且手指不够灵敏,没有办法进行点按之外的更复杂操作……

    老人眼中这一切林林总总的“痛点”,被钟金山一点一点看在眼里,随后又被一项一项攻克。钟金山带领着团队像蚂蚁搬家一样,从无到有,由远及近……    

     钟金山说,这项工作将于2021年末基本完成,适老版QQ将会届时上线。采访快结束时,我们的话题再一次回到腾讯。腾讯的每位员工,都有一个独一无二的工号。工号按照入职的顺序依次排列,即便员工离职也仍旧保留。随着加入腾讯的员工不断增加,工号早已突破10万,而钟金山却是373号。

    我这才猛然惊醒,眼前这个看起来如此年轻的小伙子,加入腾讯也已接近20年了。

    辛弃疾曾用“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来追忆故人余韵。回顾QQ的发展史,那些当年在QQ中畅游的少年们,早已临近不惑之年。他们的年少青涩,同样已被“雨打风吹去”。他们褪去的是青涩,被赋予的是历史与时代全新的责任与担当。或许,他们不再年青,但他们永远年轻!







2、天涯若比邻
  





    1989年6月,时永方出生于江苏省泰州市的一个小乡镇。作为一位从农村成长起来的青年,他在上大学之前从未接触过电脑,更遑论互联网。他清楚地记得第一次接触互联网时的那种震撼:原来还有这样一个庞大的世界!在震撼中,他第一次注册了QQ。朦朦胧胧中,他走入了这片神秘的天地。然而,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最终会走进腾讯。

    2007年,他考入南京大学电子与科学学院;本科毕业时,他以通信专业第一名的成绩申请香港科技大学PhD硕博连读项目,并获得全额奖学金。

    2013年7月,时永方硕士毕业,入职微信团队,专门从事微信音视频通话的技术研发工作。

    微信,是2011年腾讯广州研发部开发的移动端即时通讯服务。在时永方刚刚加入时,微信还处于起步阶段,音视频通话清晰度低,稳定性差。时永方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提升音视频通话的清晰度。经过半年奋战,他解决了视频通话清晰度差这个“痛点”,手机视频通话分辨率被提升至640x480,相当于最开始的4倍。然而,清晰度提升之后,新问题又出现了。视频通话虽然更加清晰,但是声音和画面却更加容易阻塞、变形。这并不令人意外,更高的清晰度,意味着网络需要传输更大的数据,而更多的数据就意味着需要更宽阔的“网路”。然而,移动网络环境下,随着用户不断移动,网络的状况随时都在变化。从手机发出信号到基站,再到各种网关,每过一个节点,网络情况都可能会改变。数据包就好比路上的车流,而网络就相当于公路。这条“公路”会变得忽宽忽窄,所以当携带着信息的数据包经过时,就会像一辆大货车突然从高速路开上了一条小路,自然极易被卡住,动弹不得。提升微信音视频通话的体验,就相当于要保证让这辆车顺畅地通过宽宽窄窄的道路,最快到达目的地。如何通畅?他陷入了深深的苦恼。

    那时候,时永方住在深南大道的白石洲。那里到腾讯总部只有5公里,不堵车时,10分钟便能到达。而如果运气不好,堵在路上,则会延迟30分钟甚至更久。有一天上班,他被结结实实地堵在了路上。眼看着时间流逝,他心急如焚,却又毫无办法。停滞的车流形成死结,反而有几辆自行车从人行道上慢慢走过。如果这时候能骑上自行车就好了,他叹了一口气。突然,他脑子里窜出了一个念头。如果能提前探测到拥堵状况,判断出路的“宽窄”,弃大车换小车,不就能顺利通过了吗?微信音视频通话是不是也能如此?一道闪电的弧光,撕破黑暗的夜幕!

    根据这个灵感,时永方设计了一套系统。这套系统能够及时检测网络的拥堵情况。当前方“道路狭窄”的时候,这个系统就会发出信号,通话发射端收到信号后就会压缩携带通话信息的数据包,相当于“弃大车换小车”,使其易于通过狭窄的“道路”,快速抵达目的地。而一旦“道路”情况转好,“大车”便立刻启动。这样一来,视频通话的清晰度与稳定性便能够得到较好地兼容,通话体验也因此大幅提升。

    经过不断努力,到了2017年,微信的视频通话清晰度终于稳定地提升到了720P,有了电影级的清晰度、流畅度体验。人们可以像看高清电影一样,与亲朋好友视频通话,无缝连接.这是前所未有的沟通体验。不夸张地说,这在一定程度上不仅改变了中国人沟通方式,更是彻底地影响了中国人对时间与空间的认识。

    在没有微信的时代,人与人之间的即时对话交流,只可面对面。否则,只能用一份电报,一封信件,只言片语,聊表心意。后来有了固定电话、移动手机,但也曾经成本高昂,无法随时随地进行沟通,而且最重要的还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而移动互联网时代,微信的音视频通话,真正改变了这一切!从写信,到电报,再到固定电话,移动电话……无论是那种方式,都没有微信音视频通话这样覆盖范围广,普及程度高,操作方便快捷。中国人在神话中曾经对千里眼和顺风耳有着无穷的幻想,然而在今日,音视频通话让神话变成了现实,真正做到了千里之外,音频连线;万里之外,如在身边。

    时永方说,疫情期间,有很多留学生身处万里之外不能回家,他们就打开微信视频,甚至一句话也不说,就只是这样看着、看着……那熟悉的场景如在身边,那熟悉的话语如在耳畔,而这,就是对他们心灵最好的抚慰。

    唐代诗人张九龄曾经发出“天涯共此时”的感慨,王勃曾有过“天涯若比邻”的畅想。而时至今日,高清的音视频通话,已经全部实现。无论身在哪里,我们都可以在同一时刻同看明月,共圆相思。音容在耳畔,天涯已“咫尺”。人类千年渴盼,如今已是现实!

    在采访中,时永方还提到一个小细节:我们平常打电话时,如果同时拨打给对方,双方都会因为对方占线而无法接通。特别是在紧急情况下,你焦急地拨打对方,对方也在急切地拨打你,双方对呼的信号“空中撞车”,相持不下。这个问题虽小,却往往耽误大事,尤其是在特别时刻。

    事实上,从技术角度来看,解决这个问题并不困难。只要不同运营商之间将信号交换机进行改造升级,融通汇合,即可极大提升双方的使用体验。然而,由于多方面原因,这个小小的问题直到现在也没有解决。通话双方略有尴尬的“默契”,每天仍旧大量存在着。而在微信电话中,这种“默契”的情况就被完全解决了。在采访现场,我和时永方同时拨打对方的微信电话。果然,在短暂的响铃之后,双方电话毫不停滞地接通了。

    时永方说,这个场景虽然小众,但是也代表了一种用户需求。而腾讯的整体风格,便是追求用户体验的极致提升。现在,时永方几乎只用微信通话。即便是电话联系的朋友,他也会先加上微信,然后用微信语音拨打过去。他笑着说,使用着自己开发的产品,有一种无言的自豪感。



3、觅影寻踪
  

    2020年大年初四,正在放假的毛纯纯突然被拉进了一个奇怪的群。群里有几位似曾相识的同事,但更多的是从未谋面的陌生客。毛纯纯心内生疑,这是怎么回事?这些陌生的客人,来自深圳市政务服务数据管理局。而在彻底明白来意之后,毛纯纯脸上弯曲的问号,渐渐变成了笔直的叹号。此时的深圳,即将面临一次巨大挑战。

    数据统计,大年三十当天,在深人口仅有800万左右,而深圳常居人口是2200万。这意味着,春节期间已有1300万人离深返乡。随着春节假期结束,这个庞大人群将会在几天之内集中回到深圳,而此时的新冠肺炎疫情,正值严峻。汹涌的人潮从何而来?接触过谁?有没有可能携带潜藏的病毒?面临即将涌动的人潮,深圳相关部门心急如焚。如何才能将其中隐藏的风险寻踪觅迹、定影显形?只能借助于信息技术手段!

    危急之下,深圳市政务服务数据管理局敲开了腾讯的大门……

    1982年出生的毛纯纯,是腾讯政务云行业产品经理负责人。这个湖南小伙儿,本科毕业于国防科技大学,研究生就读于兰州大学。2009年,他进入腾讯,就职于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中的政务版块。当管理局的工作人员找到毛纯纯时,整个广东已感受到了人潮涌动的猎猎风声。广州率先启动,上线了本地健康码——穗康码。而留给深圳的时间,已所剩无几。奔涌的人潮已顺着一条条公路、铁路、航空线隐隐起浪。严峻的形势是压在毛纯纯肩上无形的压力。他火线受命,必须要在七天内上线深圳健康码——“深i您”的第一个版本。作为一位产品经理,巨大的压力令毛纯纯既惊慌,又感到悲壮——深圳健康码能否按时上线,防疫屏障能否如期建立,在此一举了。时间紧迫,他赶紧组织起一支30多人的队伍,投入开发。

    大家赶忙分头行动,各显其能。像一群忽聚忽散的蜜蜂,众人忽而散入森林,忽而又携带着收获返回。一行一行的代码,在数字世界中飞速组合、旋转、缠绕,编织了一条密不透风地安全防线。七天之后,即2020年2月1日,深圳健康码第一个版本正式上线。

    市外返深、市外来深、自觉不适、高危接触、居家隔离等五类人群可以在这里自主申报健康信息。申报之后,进出小区和公共场所均需亮码通行。

    健康码上线一个星期,使用人数就迅速达到了50万。半个月后,人数突破400万,一个月突破1000万……

    仅仅正月十五当天,健康码的亮码次数就达到了400万次。巨大的使用量,带来更为巨大的工作量。毛纯纯们更忙碌的日子到来了。

    为了配合防疫形势,小程序版本要不断更新,申报内容要不断调整。个人基本信息、行程、住址、体温均要统计。不仅如此,还要为外地来深人员提供选项,申报旅居史和计划返深行程,甚至包括出发地、出发日期、目的地、抵达日期、出行交通方式、航班/车次/车牌号码/座位号……

    密密麻麻的数据,呈几何倍数般疯长。此时,每一个人的流动踪迹,虽然是个人行动,却也是公共行为,都要纳入政府的掌握和监管视野。腾迅虽然只是提供前期的技术支持,但必须向政府监管部门提供一个最成熟、最便捷、最精准的系统。

    无论是调整申报条件,还是更新大量数据,一行一行密不透风的代码都要从指尖流入到数字世界中。30多人,夜以继日,日以继夜。毛纯纯每天足不出户,两三天的休息时间加起来也不足5个小时。他的双眼熬得通红,像战场上杀红了眼的将军……



    生物工程专业出身的敏感性,让钱天翼察觉到这背后的意义。如果将图像识别技术应用到医学影像的识别当中,完全可以辅助医生提升图片识别的精准度及速度。

    采访时,钱天翼介绍说,当前中国医疗领域两极分化的倾向非常明显,大城市部分一线专家每年要做大量手术,数量相当于美国一些专家的十倍。这些丰富的临床经验,令国内对许多疾病的诊断治疗都处于世界领先水平。然而,大城市之外的很多偏远地区,却因为各种原因无法享受到高质量的医疗服务。

    而互联网技术的应用,有望改变这种现状。通过互联网医疗影像技术,只要拍摄影像上传平台,经过学习的人工智能“医生”就能识别影像,辅助千里之外的医生判断甚至直接诊断病情。这样一来,上级的医疗资源便可以下沉到基层。这对于医疗资源匮乏的地区来说,无疑是一个极为利好的消息。

    最初,影像识别针对的是食道癌检查,随后延伸到肺炎分析筛查。2020年初的疫情暴发后,这套系统开始应用于识别新冠肺炎患者的肺部影像。当时,随着肺炎病例与日俱增,武汉地区医生的压力越来越大。每日堆积如山的影像数量,几乎压垮了医生。在疫情最危急的时刻,钱天翼带着睡袋从北京出发,在空无一人的高速上连夜驰援武汉。

    在武汉中南医院,他带领团队在医院里架设设备,在危急的最前线帮助识别新冠肺炎的影像照片,极大地减少了医生的工作量,提升了诊断效率。

    随着应用场景的不断扩展,截至2021年,AI影像已辅助医生阅片2.7亿张,服务近160万名患者,提示高风险21万次;AI辅诊累计分析门诊病历800多万份,提示高风险16万次。在不久的未来,这项技术将会让更多人受益。

    互联网与医疗的结合,能够让每人都拥有一本属于自己的电子医疗档案。无论走到哪里,医生都可以调取查看。这不仅极大地减少了重复检查带来的消耗,也能够充分利用互联网,享受不被地域限制的医疗资源。这是一块未曾开垦的处女地。腾讯,有着千千万万的处女地!



4、无限的教室










    2020年春节刚过,腾讯云直播技术负责人兰玉龙便接到了一个特殊任务。原来,腾讯商务部门接到了一个来自武汉的电话,对面是焦急的武汉教委。他们语气恳切地请求,能否确保一条网上通道,保障武汉地区的毕业生居家上课?

    这份焦虑,并非杞人忧天。武汉封城以来,不断蔓延的疫情仍未迎来拐点。然而,数十万学生却面临着即将到来的毕业季。此时已是1月末,武汉甚至湖北地区的学校短时间内几无可能开学。即便度过了2月,3月甚至4月开学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然而,度过5月,紧接着便是决定数十万学生未来的高考。流逝的每一秒,都是砸在他们心弦上的重锤。既然学生无法聚集,那唯一的办法只能是开辟网上课堂,进行直播授课。兰玉龙,临危受命!

    事实上,网络直播授课并非新鲜事物。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网络在线教育早已相伴而生。人们使用手机和电脑在网上观看课程视频,或是直播上课。腾讯也早早布局教育,推出了自己的在线教育平台——腾讯课堂。现有的在线教育平台往往针对成人或高校学生,内容也主要是技能学习、考试培训。因为面对的大都是个体学习者,这些在线教育平台对网络服务器需求较小。

    然而,腾讯此时面临的网络直播授课却截然不同。即将走入网络课堂的学习者,将是湖北整片地域上数百万中小学在校学生。如此大规模地将学校基础教育迁移至网上,在同一时间进行百万甚至千万级别的在线授课,无论在世界教育史上,还是互联网史上,前所未有!

    兰玉龙团队所负责的腾讯云直播技术,是腾讯在线课堂必须依托的资源,也是保证上万学生能够顺畅上课的基础。面对即将到来的奔涌人潮,最大难题就是如何保证在线课堂的稳定性。而此时腾讯课堂的承载量,根本无法承担大规模在线授课。为了更具体地测试承载力,兰玉龙联系了深圳几所学校进行在线测试。果不其然,测试当天,随着在线人数的增加,原本流畅的画面逐渐卡顿,声音也逐渐滞涩。最后,整个软件干脆当场崩溃。这还仅仅是深圳的几所学校,几千学生!兰玉龙,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紧张和压力。

    为了尽可能容纳更多师生,必须要“修建”一个更大的“屋子”。于是,兰玉龙紧急申请增加服务器。经过特批,腾讯公司调拨数千万资金,陆续增加了十几万核的设备。即便这样,服务器数量仍是远远不够。2月初以来,武汉地区的初高中毕业班已经陆续开学,腾讯课堂直播上课人数每天都在增加。兰玉龙的压力,越来越大。

    那一段时间,兰玉龙天天围着服务器管理部门打转。一番软磨硬泡之后,已经老旧下线的报废服务器又被“请”了出来,纷纷披挂上阵。“屋子”搭建起来了,但里面还需要“装修”——程序的底层架构需要调整优化,以便进一步扩大容量,保证流畅。

    扩容之前,腾讯课堂后台的底层架构比较简单,一台服务器能支撑成百上千人。然而,随着上课人数成倍增长,服务器数量的逐渐增加,重新梳理底层结构代码势在必行。

    为了确保系统稳定运行,后台工程师要从用户登录注册开始,重新梳理每一个步骤。腾讯课堂后台上百个模块,上百万行代码,像天书一般密密麻麻。在后台调整的同时,还必须要保证线上授课稳定运行。因为每一个模块的调增,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稍有不慎,整个系统就会失去平衡,轰然崩溃。这就好比上百双手在同时弹奏音乐,每个部分必须同频共振、协调稳定,一丝一毫都不能出差错。这其中的巨大难度,可想而知。

    兰玉龙团队只有20多个人,既要监控运行情况、及时协调反馈,还要对接需求、更新代码、部署测试,进行版本迭代……

    用兰玉龙的话来说,这一切无异于“给奔驰的火车换轮子”。此时,由于疫情凶险,腾讯公司实行网络居家办公。足不出户、夜以继日便成了工作常态。兰玉龙和大家常常工作到凌晨四五点。

    调试系统、上线测试、接受反馈、再次调试……无数个轮回,就像滚滚车轮一样,从白天到黑夜,再从黑夜到白天。有多少次,兰玉龙握着手机在床上睡着了,随即又被电话惊醒,挣扎着坐回电脑前。因为作息颠倒,兰玉龙被妻子“赶到”了卧室旁边的杂物间。中午吃饭时,只有他还坐在电脑前。好不容易坐在餐桌前,一个电话打过来,他只能赶紧放下碗筷,再次拿起鼠标。而等他处理完一轮工作后,午餐凉透,太阳早已西斜,晚餐又开始摆上了桌……

    两个星期后,团队所有人的体力与精力都达到了极限。

    一次视频会议时,兰玉龙像往常一样给大家布置工作,在交代完任务后,会场瞬间陷入了一阵异常的寂静,几位同事呆呆地在屏幕上,一动不动。他疑心是网络不好,但检查之后,却发现不是网络问题。原来,连日的工作已让大家极度劳累,几位同事坐在电脑前,却已没有了任何反应,像一个个木头人。成功的曙光,在众人疲惫的身躯之后渐渐亮起。腾讯课堂在线人数逐渐攀升,使用地区不断扩展。

    2月20日左右,腾讯课堂已经能够支持武汉地区初三和高三毕业班的学生正常上课。

    3月份,不仅仅是毕业生,越来越多各年级的学生都被纳入进来,

    4月初,师生在线数量突破百万。

    经过不断扩容,腾讯课堂已经能够支撑三万老师和千万学生同时在线。无数间看不见的教室,在中华大地上涌现。无数老师和学生在这些教室中交流、探讨、学习、思考……这是一个怎样壮阔的景观?恐怕,只有兰玉龙和他的团队成员,才最为清楚。





[center][size=35、天网[/size][/center]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突然响起。过了一会儿,一位满头银发的老太太慢慢打开了门。迎面,是两位穿着警服的陌生人。老太太脸上写满了疑惑:“你们是?”两人连忙解释:“阿婆您好,我们是附近派出所的民警……”

    老人似乎并没有听进去,眉头依然紧皱。“你们是谁?”一位中年男子突然在老太太身后出现,脸上同样写满了疑惑。两位警察仍旧重复着相同的话:“我们接到通知,您可能正在陷入一场诈骗,请千万不要把钱财转入来历不明的账户……”“我看你们才是骗子!”男子怒目圆睁,随手从门后抄起一根棍子,向门口冲来……两位警察大惊失色,连忙后退。

    “嘭!”屋门被牢牢关上。这是一次民警上门阻截电信诈骗的真实案例。

    随着互联网不断走进人们生活,一些不法分子也渐渐将它视为发财门路。信息泄露、电信诈骗,林林总总的诈骗手段,让虚拟的互联网也成为了同现实一般复杂的真实社会。数据为证,近年来检察机关办理的网络犯罪案件以年均近40%的速度迅猛攀升,2020年更是达到54%之多。电信诈骗,已在网上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条。从破解漏洞、获取信息、实施诈骗、转移钱财,甚至最后取出钱财,都已经有了完整而系统的产业模式。猖獗的网络电信诈骗,不仅让许多人蒙受财产损失,更是让一些人在绝望中放弃了生命。作为一家互联网公司,腾讯高度强调“安全是腾讯的生命线”。

    2020年以来,公司持续对信息安全工作给予高度重视,不断加强安全资源投入,陆续配置专业安全管理从业人员6000余人。

    小李,广东梅州人,出生于1982年,2004年毕业于某政法大学,长期从事互联网犯罪侦查方面的研究,于2015年加入腾讯,进入网络安全部门。他和团队的主要工作,就是打击和治理平台上的违法行为,维护平台生态,同时研究、分析网络诈骗的规律,制订防治对策,推动行业共治。

    采访中,他介绍,目前的电信诈骗是一种极为猖獗的犯罪方式。诈骗人往往冒充公检法人员,以涉嫌参与诈骗、洗钱为名,要求受害人配合调查。为了确保诈骗成功,骗子还常常以所谓的安全和保密为借口,要求受害人回避一切可能的干扰。惊慌之下,被害人很容易听信骗子,将自己的款项转移到所谓的“安全账户”中,最后被骗。

    这一天,深圳市反诈中心给腾讯传来一批数据。这批数据涉及几百个疑似被诈骗的用户。他不敢怠慢,赶忙组织人员开始分析研判。经过分析,其中一户人家进入了小李的视线。这户人家最近一段时间频繁接到一个来源不明的电话。令人警惕的是,这个不明踪迹的电话与这家联系频繁,却极少与他人联系。这显然不合常理。通过综合分析其他信息,他断定陌生号码很有可能就是不法分子,这户人家极有可能正在处于危险之中。他连忙将分析结果发回反诈中心。

    中心接到反馈后极为重视,立刻联系了这户人家所在地区的派出所。派出所收到通知后,派两位民警紧急出动。不久后,两位警察就敲响了这户人家的门……

    民警的第一次上门,就这样意外结束了。这户人家显然把真正的警察当成了骗子,反而对电话里的骗子深信不疑。上门的民警虽然险些受伤,却仍旧认真负责。他们反复向反诈中心打电话,要求进一步确认信息。反诈中心只得频频联系小李。他也犹豫了。难道,真是我们的问题?

    他赶忙召集团队伙伴,连夜再次确认数据、梳理逻辑、重新研判。经过讨论,大家一致认为,绝对没有问题。第二天一早,小李再次拨通电话,非常肯定地说,我们的判断没有问题!很快,两位民警再次出动,又一次敲响了这户人家的大门。看到上次赶跑的两位“骗子”再次出现在门口,这家人反而没有了强烈的敌意。亮明身份后,这家人终于认定,眼前是真正的警察。两天奔波,挽回了一家人十几万元的损失。

    小李说,他见过太多因电信诈骗而倾家荡产,甚至放弃生命的人。互联网的迅速发展改变了历史与时代,但也让越来越多不法分子改换了招牌、转移了阵地。互联网安全,任重道远,一刻也不能放松。

    2015年以来,腾讯持续加强在互联网安全上的投入。2016年,腾讯开始实施守护者计划,同时也竭力号召行业共治。同时,加强宣传,与公安机关合作,共同打击互联网犯罪。一张无形的天网,正在徐徐张开……





    采访结束时,天色已晚,太阳已收敛光芒,天空已经变成了浓重的墨蓝色。

    我站在深圳市南山区滨海大道旁,身边耸立的腾讯大厦已经点亮,在墨蓝的天幕下散发出耀眼的光芒。橘黄色的灯光从一排又一排的玻璃窗格里射出,整个大厦,像一只散放着璀璨光芒的巨大蜂巢。

    我似乎看到,无数腾飞的讯号携带着神秘而又简单的互联网信息,正在这里不分昼夜地进进出出,编织着中国乃至世界上最为繁忙的互联网络,酝酿着亿万国民丰富、复杂、便捷、幸福而又现代、文明的新生活……

    20年前,马化腾最大的梦想曾经是争取招募数十个员工,坐满那一间空旷的办公室。谁也不会想到,现在的腾讯,已经拥有十多万名员工,办公室遍布全国各地,服务着几乎每一个中国人。不是吗?我们的工作,我们的生活,都与腾讯有着如此亲密的关系呢。

    腾,不是慢腾腾,而是热腾腾、火腾腾。讯,是讯息,是讯号,是资讯,是喜讯。但愿腾讯,能为新时代、能为这个国家带来全民梦想的热腾腾的喜讯!

【目前共有 0 条对该新闻的评论】【查看参与评论